狩靈:黑與白 第六章 噩耗

作者:時光沙粒書名:狩靈:黑與白 類別:玄幻魔法更新時間:2017/02/14 16:53:51字數:4062
  “進去吧,你是最后一個了。”梁成山在牧守名字旁劃上一個勾后輕聲道。

  “是,梁老師。”牧守攥緊自己的拳頭,那一顆心劇烈跳動起來,決定命運的時候到來了。

  “哈,沒想到我們的班長也有緊張的時候。”梁成山哈哈大笑,平日里的牧守可是個心理素質極佳的學生。

  牧守深吸一口氣,走入了小房間中。

  遵從李濤的命令,牧守將手搭在了圓柱臺上的感應區內。

  “你很關心這個學生?”丁三木瞧著梁成山全神貫注的模樣好奇道。

  “他很優秀,成績年級第一,各項測試都是年級第一!”梁成山正色道。

  “可那并不代表什么,畢竟白靈覺醒還是得看天賦。”丁三木負手而立。

  “那你是堅定的天賦派了?”梁成山莞爾一笑。

  “哈哈,那倒不是。”丁三木擺了擺手。

  在網絡上關于白靈可是兩個派別爭吵不休。

  一個是天賦派,一個是努力派。

  天賦派認為白靈天賦最重要,超過其他一切,高種級的白靈的確占很大優勢。

  而努力派的人認為覺醒的白靈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努力提高自身素質,平凡人也能成為偉大的獵殺者!

  “天賦與努力都很重要,一個決定了你的提升速度與潛力極限,另一個決定了你未來的成就,兩者是相互辯證的關系。”丁三木繼續道,“不過天賦不好總是吃虧些。”

  “是呀。”梁成山贊同的點點頭。

  “覺醒開始!”幾秒后李濤再次按下按鈕。

  藍紫色的電流啟用,刺激著苦蓮石,最大限度釋放出力量。

  牧守身子震顫,瞬間陷入一個神奇的世界當中,白沙瘋狂逸散出來。

  咚!咚!咚!

  實驗室內,紅色的警報突兀響起,讓人猝不及防。

  “怎么了?”丁三木顧不得與梁成山交談,一個箭步沖到了控制臺,那矯健的身姿瞧不出半點蒼老模樣。

  “能量數值在瘋狂上升!天吶!已經超過強種級了!”李濤冒著冷汗,噼里啪啦一頓操作,卻始終無法掌控局面。

  “怎么會這樣!”丁三木盯著屏幕整個人都愣住了。

  在他的視線中,能量值直接越過了強種級,來到了危種級!

  這種情況從未出現過!眾所周知,危種級只有自我覺醒才會出現!因為他們太龐大了!根本壓制不住!

  “啊————”

  小房間內的艾克嘶吼起來,表情猙獰痛苦。

  那些錯雜的導管線路擦出無數花火,爆裂聲不絕于耳。

  啊!

  一群學生貼在了窗戶邊,都在為班長擔憂著。

  “這是怎么回事?三木!”梁成山心急如焚,牧守的身世他是知曉的,若是牧守出了什么事,他如何跟白桂梅交代?

  “強制停止!張棟!”丁三木大吼一聲。

  “是···是!”張棟慌忙跑到一旁墻壁前,迅速打開個電箱門,露出了一個紅色的拉桿。

  “呀!”他用力抓住把柄,咬著牙下拉。

  吱——吱——

  把柄發出尖銳的摩擦音,隨著劃動,一連串的火花爆了出來,白色耀眼危險。

  啪嗒!

  張棟一把摔在了地上,拉桿斷了!

  “這···”

  “哎呀!”丁三木見此場景頓時恨恨的捶了一下大腿。

  “控制不住了,博士!”李濤放棄了,面前的儀器全部失靈,一陣陣白煙冒出。

  “嗯···”葉梓萱是在場中最鎮定的人了,表情從未變過,而是好奇的望著小房間內的牧守,一雙明亮的美眸中閃過一絲絲興趣。

  “啊!!”

  牧守瞳孔一縮,白光飛逝,他仿佛穿過了一個通道。

  啪!

  這是一個破敗的世界,大地漆黑如墨,天空則純白如雪,中央則充斥著灰色的死氣!

  “這是什么地方?”牧守呢喃著。

  咚!

  突然身上傳來的痛感讓他跪倒在地,不斷打滾。

  “啊!好痛啊!!”

  哈——哈——

  詭異的吐納呼吸出現,然而牧守沒有知覺了。

  大地猛然震裂,黑沙噴涌,一粒粒往上浮升,匯聚成一人形,散發出恐怖的氣勢,宛若一方帝主。

  “哈——哈——”

  他張著嘴巴,那聲音正是從他這發出。

  咻!!

  天空的白色也產生了變化,白沙飄灑,一本書籍模樣的物體浮現,依舊是由白沙構造。

  那人形黑沙點點頭,嗖的一下消散。

  咔咔咔!

  這個詭異的世界也如同鏡子一般破碎,記憶穿梭回歸!

  ···

  啪!

  牧守微微睜開眼皮,頭頂刺眼的光讓他不由自主的將手臂擋在前頭。

  “牧守醒了!”程海驚喜的聲音響起。

  隨后便是一陣腳步聲。

  牧守適應了光亮環境后左右環視,這才發現自己在一個病房的床上,旁邊站著包括程海在內的幾名同學。

  “牧守,你終于醒了。”梁成山疾步來到床邊,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梁··梁老師,我怎么在這?”牧守一臉茫然。

  梁成山話到嘴邊忽然停滯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對牧守解釋。

  “你們先出去吧。”

  不得已之下梁成山對著學生們道。

  “是,梁老師。”幾名學生點著頭,快速離去。

  走前,程海拍了拍牧守的肩膀,低聲留下一句。

  “想開些,班長。”

  牧守一頭霧水,也不知程海沒頭沒腦的一句代表什么。

  “牧守,還記得昏迷前的事嗎?”梁成山深吸一口氣,組織了言語道。

  “記···記得,我在覺醒白靈!哦哦哦!梁老師,我覺醒成功了嗎?”牧守忽然激動道,一臉期待的望著梁成山。

  “這···”牧守的話一下子把梁成山的計劃打亂了,他面有不忍。

  “怎···怎么了嗎?”牧守呆呆問道,他再遲鈍也發現事情不對勁了,一個可怕的想法忽然躥了出來,難道他···

  “哎——堅強點,牧守,覺醒失敗不是什么大事。”梁成山沒有辦法,還是將這個殘酷的現實說了出來。

  “真的覺醒失敗了?”牧守徹底傻了。

  他一直在反復念叨著,窗外的陽光格外刺眼,暖的人心疼。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