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仙臨 第五章 仙米的秘密(上)

作者:貝母上仙書名:古月仙臨 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2017/02/08 15:40:22字數:4420
  第二日一早,鎮上的衙門就開堂了,一大早就圍滿了鄉親們。大家紛紛都不去逛早市了,直接跑來瞧熱鬧了。這熱鬧之所以好瞧,是因為今日這衙門審的不是犯人,而是本鎮的一大神棍——胡逍是也。大家都覺得胡逍這次可算是栽了。除了胡逍,堂下被審的還有個孩子和一個中年男人,孩子年紀約莫15,6歲的樣子。那個中年男人倒是一臉愁眉苦臉,似乎是在擔心接下來會被判什么罪;而那個孩子竟然睡著了,還睡得特別香。大家越發覺得今日這縣老爺審案一定會很精彩。

  “胡逍,”張生小聲朝著身旁的胡逍嘀咕著,“咱們到底會不會被判死刑啊?”

  “你這混蛋不要跟我搭話!要不是你笨手笨腳的,我又豈會淪落到這種下場!”胡逍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

  “你這小子,不能這么講啊。怎么說咱倆街坊鄰里的這么多年,又是樓上樓下這么近,出了事那可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你敢說你沒偷人家果子?”

  “你以為偷果子會嚴重到被衙門抓起來么!你個蠢貨!還不是你笨手笨腳地從樹上摔起來,結果把人家地里的牛嚇跑了,人家就賴上是被咱倆偷了。還有,我跟你沒有任何關系,我不認識你,你不要把我跟你扯一塊兒,我跟你不一樣,我還有孩子要養呢。”胡逍說著將身旁的仙米摟過來,擦了擦她嘴角的口水。

  仙米此時早已睡得不知白天黑夜,咧著嘴角留著哈喇子絲毫沒意識到接下來會遭遇什么。

  “你這臭小子!”張生還欲與他爭辯,卻見縣老爺已然就座。便立馬停止了說話。

  縣老爺拿起手中的驚堂木重重拍下去,大喝一聲:“堂下二人,昨夜趁夜色濃重,私自潛入果林中偷走農民王氏耕牛一頭,你們可認罪?”

  “大老爺,您可搞錯了,我們沒偷牛,只是偷了幾個……”張生正欲辯解,話還沒講完,就被胡逍在身后狠狠擰了一下,頓時痛的說不出話來。胡逍被他蠢得恨不得一棍拍死他,只好在他耳邊悄聲耳語道:“你活夠了嗎,偷牛是偷,偷果子便不算偷嗎?想清楚了再回答!”

  “你們偷了什么?”縣老爺發問道。

  “我們只是覺得天氣酷熱,難以入眠,所以去果林里偷偷……賞月!對,就是賞月!”張生被胡逍這么一糾正頓時開竅了。

  縣老爺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眼珠賊溜溜地轉著,并不相信他所說的話。他的小眼珠在二人身上轉來轉去,最終敲定主意一定要從張生口中套出話來。胡逍這小子太賊,一定怎么都不上當。張生嘛,膽小如鼠,稍微設個套兒就進了。

  胡逍見他老是盯著張生瞅,頓時心里一驚:糟了,這個賊老鼠要下套了。自己當初壞了他兒子的姻緣,他早就對自己恨得牙癢癢,好不容易逮著這么個機會還不把自己朝死里整。張生那么蠢一定要上當啊!

  他趕緊朝張生使了個顏色,小聲嘟囔道:“你可記住了,一旦認罪咱倆都要挨板子,所以死活不能認罪!”

  張生連忙如小雞啄米一般點頭,心里同時想著,這下你小子可別想跟我擺脫關系了,咱倆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你們兩個大男人和一個小姑娘,大晚上不睡覺,跑去人家果林里賞月,不覺得很荒唐嗎?哼~”縣老爺發出一聲怪笑,又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

  “老爺,大晚上要做什么可是我們小老百姓的自由,這個您可管不著吧。”胡逍一句話把他嗆了回去。

  縣老爺瞅了他一眼,不去接話。然后眼珠一轉,頓時計上心來。他宣人將張生與胡逍分開,讓他二人分別位于大堂的左右兩側,然后對張生講道:“農民王氏丟了牛,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你們的嫌疑最大。但我也知道或許有人是無辜的。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揭發對方或是被對方揭發。如果兩個人都不揭發對方,就每個人只需賠償王氏牛的錢即可;若一人揭發,而另一人沉默,則揭發者無罪釋放,沉默者挨板子然后入獄;若互相揭發,則因證據確實,你們兩個就一起挨板子然后賠償王氏的牛。”

  這是個陷阱!糟糕,張生要中招了!雖然說我們兩個都不認罪是最好的選擇,但這家伙一直覺得我要擺脫跟他的關系,所以出于自保的考慮一定會說牛是我偷的,一定會招供,我就逃不掉了。胡逍頓時覺得心口一陣絞痛,恨不得立即拔刀去把堂上這只賊老鼠砍死。

  張生則陷入了沉思,仿佛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胡逍不由自主地朝他那邊望去,發現他正雙拳緊握仿佛在下什么重大決定一般。突然,張生扭過頭來跟他對望著,然后誠摯地沖他笑了笑。胡逍頓時心里一緊,這傻帽兒笑什么!

  張生往前走了一步,然后鄭重地對著縣老爺講道:“要我做背叛朋友的行為,我張生實在辦不到。老爺,牛是我們兩個人偷得。讓我們共同承擔責任吧。”

  “承擔你大爺!”胡逍沒等他講完,就一個飛踢將他踢倒,然后摁在地上一頓胖揍。縣衙里頓時陷入混亂。

  縣老爺奸笑著命人把他倆拉開。自然,他所說的不過是個局,在大明,犯盜竊罪金額不足一百二十貫者要施以肉刑,在初犯的右胳膊上刺“竊盜”二字,再犯刺左胳膊,三犯便會被判處絞首之刑。而一頭牛大概值十幾兩銀子,盜竊者雖然構不成絞刑,但肉刑免不了。

  一陣慌亂之中,仙米被吵醒了,她揉了揉眼睛,看著混亂的一切,然后看了看黑臉的胡逍,問道:“老胡,發生了什么?這里是哪兒?”

  胡逍本來臭著一張臉,此刻見到醒來的仙米,頓時靈機一動。于是他立馬替自己辯解道:“老爺,我們二人并未偷牛。方才,張生是為了維護我家孩子所以不得不那樣講。”

  “哦?”縣老爺瞇著眼看了看仙米,滿腹狐疑。

  “我身邊的這個孩子是我遠房表哥的姑媽的外甥的女兒,最近托由我照管。但我是個無業游民啊,孩子夏天太熱,我卻連給她買碗綠豆湯的錢也沒有。只好帶她去林子里納涼。孩子從沒見過牛,頭一次見,高興地不行,就要去坐到牛背上。結果不小心把牛驚到了,于是那牛就嚇跑了。我們實在是沒有偷牛啊。“他一邊說著一邊嘆氣,仿佛自己真的是仙米的親戚一般。

  仙米瞪著朦朧的睡眼看著堂上的每一個人,沒有搞清楚眼前這是什么情況。她摸了摸已經癟得不能再癟的肚子,向胡逍抱怨著:“老胡,我肚子餓了,快買東西給我吃。”

  胡逍知道跟她講道理是沒用的,只要哄著她講道:“你乖乖等會兒吧,老子現在還不嫩離開這里。”

  仙米才不管他現在是不是惹上了事,毫不客氣地一口咬在他胳膊上,然后一臉兇狠地咬著他胳膊,哼哼唧唧地叫著:“我要餓死了……餓死了……你虐待少女……”

  胡逍被她咬的胳膊直疼,可她咬的實在緊怎么也甩不掉,索性就由著她去咬了。大堂之上,所有人都被仙米的怪異舉止震驚到了,尤其是縣老爺,他為官這些年來從沒見過有人敢在公堂之上如此撒野,這女孩子看起來15,6歲的樣子,心智卻如6歲孩童一般,自己身為父母官也不好多問。

  再審下去,也基本是沒結果的,經由胡逍跟這個臭丫頭這么一攪合,什么也審不出來了,白折騰了這么一上午。他沒好氣地看著堂下的兩個無賴,怒道:“白浪費本官這么多時間,你們都滾吧。”

  這時,牛丟了的那人急了,他還想要說些什么,但見縣老爺已經跟師爺去了后堂,便又咽回肚子自認倒霉了。

  至此,鬧騰了一上午的鬧劇終于結束了。

  …………………………

  ………………………………

  …………………………

  ……………………………………

  仙米將一碗清湯面吃光后,舔了舔嘴唇,又朝著胡逍大喊道:“啊~我沒吃夠,還要吃~”

  胡逍害愁地看著她,回答道:“我身上一個銅板也沒有了,你吃了我吧。”

  話畢,仙米就撲上去了,一口咬上了他的頭,結果只是吞進了一嘴的頭發。她一臉嫌惡地呸了好幾口,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瞥了胡逍一眼:“你好臭,我吃不下。”

  胡逍也氣得不行:“好吧……我的確兩天沒洗澡了,臭的我自己也嫌棄我自己。但是老子身上已經一點錢也沒有了,所以你自便吧。”

  仙米知道他這是要趕她走的意思,又因為肚子餓的厲害,也很生氣,負氣之下便真的走了。

  胡逍則繼續蹲在街邊,注視著來往的人,心想著能不能找到個外鄉的騙幾個錢。他現在倒是對撿回仙米這件事著實后悔了,本來一時心軟收留她,卻沒想到她比牛還能吃,脾氣還那么糟糕,真不知道是從哪個村里跑出來的女孩子。要是她能就這么氣走了,倒也省了好多麻煩。

  仙米鉆進了胡同里,來到了一家酒樓的廚房后面,她很靈巧地便從窗戶里鉆了進去。此刻,廚師剛做好飯,去外邊納涼了,廚房里剛好沒有人。仙米便開始四處扒拉著找吃的,她干掉了一整盤雞,又吞下了十屜饅頭,本來就要心滿意足地離開了,結果又被灶臺邊上一種綠油油的菜吸引了,她想也沒想就端起碟子將菜全吞了。結果全吞了之后,她已經來不及后悔了,同時也意識到了自己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那盤綠油油的菜竟然是辣椒。

  逃出廚房,她已經眼冒金星了,嗓子眼也幾乎冒煙,渾身綿軟無力如同隨時要癱瘓一般。“老胡……”她靠著墻竭力想要沿原路返回去找胡逍,但無奈身子一點點癱軟下去,最后慢慢失去知覺……

  倒下去的前一瞬,她有些后悔了,自己剛剛不該跟胡逍賭氣的,不該自己來偷吃東西的,這也許是上天對自己的一次懲罰,自己或許要死掉了吧,就像爹說的那樣,自己根本無法在這里生存下去……整個天地都仿佛在旋轉,她倒在地上,半睜的眼睛望著這個世界,視線所及之處,有一個人漸漸靠近了她。雖然眼前的視線已經模糊,但她敏感地覺察到那個人似乎很熟悉。即使看不清那張臉,那股熟悉的感覺也沒有變。會是他嗎?她累極了終于還是昏睡了過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