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閻羅 第三章 驕陽晃人眼

作者:書海癡人書名:少年閻羅 類別:玄幻魔法更新時間:2017/01/31 16:30:05字數:4603
  推開家門,依舊的白襯衫,帆布包,清秀的臉龐上還殘留些許水跡,早起跑步的習慣讓他每一日都精神奕奕。

  花費了十多分鐘來到學校,抬頭望著頭頂那個快要看不清字跡的牌匾,聳聳肩很無奈的自語道:“就這樣一個學校,竟然也有百年歷史,真真是不可貌相啊。”

  校內鐘聲響起,嚴洛想到班主任那張撲克臉,趕緊向著教室跑去,卻不知在他離開的時候,一道臉色蒼白的身影來到了剛剛他所站的位置,同樣抬起頭看,泛著青紫色的嘴唇微動,用一種很難聽的嗓音道:“沒想到你在這所學校,正合我意。”

  身影是個少年,此刻抬起手掌遮擋著漸漸升起的陽光,明明很柔和,可在他看來卻是如此刺眼。

  少年緊隨著嚴洛,竟一同走進了教室,高三二班,傳說中的尖子班。

  “嚴洛、張峰,你們兩個給我站那,上課都五分鐘了,現在才來,難道你們忘記了你們是高三的學生了!”

  嚴洛最害怕的撲克臉班主任果然如同幽靈一般出現在了他們兩人的身后,每每這個時候,嚴洛都很無奈的想到,此時此刻的班主任絕對比平時他看到的那些陰靈還要神出鬼沒,每一次都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而一出現必定是抓住了他的痛腳。

  “還想不想高考了,就你們兩個這樣還想考個好大學,別想了。”

  “老師,我……”嚴洛剛要解釋,就被班主任粗暴打斷:“別說了,叫家長!”

  “……”

  嚴洛充滿了無奈,這估計是他高中三年聽得最多的一句話,就在他頭疼的時候,身邊的同學張峰竟然毫不理睬,邁步就從后門走進了教室,好像從頭至尾都沒聽到班主任的言辭。

  “張峰,你給我站住!”班主任暴喝一聲,空曠的走廊里回蕩起響亮的回聲,坐在后門的各班差生全都好奇的伸出了腦袋。

  “你這是什么態度,我的話沒有聽到嗎?”

  面對班主任的質問,想象中雖然喜歡熱鬧但還算聽話的張峰竟然只是回過頭淡淡的回道:“聽到了。”

  沙啞難聽的嗓音,帶著一股說不清的陰寒氣息,最讓人難受的還是那雙目光,攝人心魄,班主任倉惶后退,而那目光卻又落在嚴洛的身上。

  陰冷、森寒、敵意。

  嚴洛很莫名其妙,不知這個同學為什么對自己會產生敵意,但他也沒有回避,反而靜靜的迎視他的目光。

  “嚴洛,你很好。”

  這是張峰今天對他說的第一句話,說完便冷酷的回到了座位,嚴洛盯著他的背影,心中有莫名的不安,也有猜測是不是被鬼附身,可在他的眼下卻沒有任何鬼物現身。

  帶著滿腹疑問,嚴洛也邁步回到了座位,拿起書本,所有的心緒都暫時壓制,專心的學習起來,講課老師見到他的狀態,也沒再多說,繼續進行今日的課程。

  嚴洛今年十八歲,不愛說話,喜安靜,加之因為通靈眼的緣故,身上就好像籠罩了一層陰影,所以從小學開始便沒有什么朋友,但毫無疑問他是個好學生,成績永遠的名列前茅,尤其是在數學方面,每每總有驚人舉動,今日的課堂幸好也是數學,否則就以剛剛的鬧劇,換了不是那么喜愛他的老師肯定會當場發飆。

  上學的時間對很多人來說都是煎熬,可嚴洛卻甘之若飴,因為只有在校園里,他才能真正的平靜下來,可以不用看見游蕩的陰靈,可以不管身邊正發生的非正常事件。

  對他來說,校園是一所干凈的地方,這里只是同齡人的世界,沒有陰靈的出現,不必管看到的是不是陰靈作怪,雖然沒有朋友在一起趁著下課吹皮打屁,但他還有書!

  午休的時間有兩個小時,嚴洛翻完手中一本關于道家八大神咒的書,很無聊的伸展雙臂,他不明白為何家里老頭子總是讓他看一些跟學習無關的古書,可是既然是唯二親人的要求,他也不好拒絕,況且這早已成為了習慣。

  收起書籍,看看除了幾個趴在桌子上午睡的同學外便是空曠的教室,嚴洛背起帆布包也走出了教學樓。

  正午的驕陽很耀眼,每個想要抬起頭的人都會忍不住用手去遮擋一下,嚴洛也不例外,不過就在他透過掌間縫隙想要看看太陽的時候,突然前方有噪雜聲響起。

  一名少年正在人群的簇擁下對著一名美麗的少女遞過情書,少女沒有理會,徑直離開,可哄鬧的人群卻是簇擁著少年一步步追上少女,誓要將情書遞上。

  或許少女實在被逼無奈,接過情書,在一群同學的起哄下,打開粗略的讀了一遍,就在少年滿臉希冀等待的時候,少女卻是疊好情書,很認真的看著少年,道:“我看完了。”

  “那怎么樣?”

  “錯別字太多,句子也不通順,難怪你的語文成績那么差。”

  說完少女再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抽身離去,待同學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哪里還有蹤影,彼此對視一眼,轟然大笑起來。

  嚴洛也隨之輕笑起來,這或許就是他最愛校園的原因,沒有煩惱,沒有嫉恨,有的只是玩笑一樣的放肆青春。

  一群同學結伴離去,多的是對被拒少年的鼓勵:“下一次,你一定會成功的。”

  “嗯!”

  嚴洛聽到他們的對話,下意識的回頭望向了教學樓,三樓的一個陽臺,那名少女正俏麗的站在那里,驕陽籠罩晃人眼,令人禁不住想要瞇眼去仔細辨識。

  收回目光,嚴洛搖搖腦袋,雖然沒看清少女的容貌,但是依稀覺得有些熟悉,緊緊背包,踩著溫暖的地面遠去。

  少女站在陽臺上,直視著驕陽,誰也沒注意到,她竟然一眨不眨,如傳說中一般,張目對日,視日不炫。

  “嗯?”望日的少女突然看到遠處有個人背著帆布包遠去,身影非常熟悉。

  “嚴洛。”

  少女輕聲念叨,然后轉身就追了下去,飄起的秀發在陽光下烏黑發亮。

  校園外車水馬龍,嚴洛微微皺起眉頭,快步拐進了偏僻的胡同,越行越深,突然腳步頓住,抬頭看向了前面不遠的拐角,一道身影轉出,擋住了去路。

  來人嚴洛認識也陌生,正是早上一起遲到的張峰,依舊森寒陰冷。

  “張峰。”

  “嚴洛。”

  “你在這等我有什么事嗎?”平靜的面對,根本看不到絲毫的擔憂,畢竟換了誰像他這樣從小見鬼見得習慣,都不再有什么可害怕的事情。

  張峰細細打量他,半晌道:“我要你的血肉。”

  “為何?”

  “你應該知道。”

  嚴洛瞳孔驟縮,因為這個秘密絕對沒有幾個人知曉,可既然張峰知道,那么有一點他便可以肯定,那就是張峰絕對不是人!

  一只手臂在瞳孔內迅速放大,手臂上更彌漫起紫青之色,探向了脖頸。

  快,嚴洛腦海中只有這么一個字,雙臂下意識的交叉。

  嘭

  身體震飛數米,嚴洛站穩,活動一下手臂,安靜的臉上多了幾分不滿:“不管你是什么樣的鬼物,最好離開張峰的身體,否則我不介意將你打出來。”

  “打出來?”張峰陰冷一笑,手掌再次探出,只不過這次的速度更快,快到嚴洛都來不及反應,徑直推中了胸口,一股寒意遍布全身。

  “鎮!”

  嚴洛臉色蒼白,喝出一個字,這是老頭強逼自己打小就練的一個字,從提氣到喝出無不有著細致的講究。

  胡同內憑空出現一道強橫的氣流,常人感覺不到,可嚴洛跟張峰卻是能清晰感受到,而作為目標的張峰更是臉色劇變,急急后退,但就在竄出拐角的一霎,還是被氣流擊中,整個人一僵,手臂溢出黑色血液。

  “鎮字訣。”張峰神色難看的盯著嚴洛,一字一頓道:“很好,果然是覺醒了,下一次,你不會再有機會。”

  冷酷的翻墻離去,嚴洛沒有理會,只是若有所思的盯著地上那灘黑色的血液,許久臉上多了一分悲傷:“原來張峰已死,而你相當于取代了他原本的靈魂,這就是我看不出你有鬼物蹤跡的原因吧。”

  用土蓋住血跡,嚴洛站起身剛要走,突然扭頭看到了雪白臉色的少女,詫異問道:“你怎么在這?”

  “我來找你。”少女心中還未平靜下來,語調中帶著點顫抖。

  嚴洛不知想到了什么,快步而走。

  “你別走啊,我有話對你說。”

  越喊嚴洛走得越快,他可不想被人纏上,從小到大習慣了獨來獨往,絕不愿意跟同學有過多接觸。

  “嚴洛,你再走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訴別人!”見他不停,少女也生氣了。

  嚴洛腳步停下,無奈聳肩,轉身道:“有話你說吧,但是你要答應我,我的秘密不能告訴任何人。”

  少女點頭,絕美的容顏帶著幾分清冷,輕啟檀口,嗓音清美,宛如黃鶯出谷:“我叫簡清淺!”

  凝視著說罷名字便利索離開的美麗背影,嚴洛呆滯的搓搓手掌,突然笑了,原來這個壯起膽子跟蹤自己的倔強少女只是為了告訴自己她的名字。

  “簡清淺,清淺時光,簡靜相依,名字真淡、真清。”

  嚴洛雙臂置于腦后,帆布包掛在了手臂上,嘴角揚起淡淡的笑容,那個名叫簡清淺的少女很有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