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謀士 第二章 禍事不斷

作者:梨樹桂花香書名:風流謀士 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2017/01/21 14:32:10字數:5235
  天色漸暗,隋緣三人從酒樓出來隨蘇暖向蘇府走去。

  穿過兩條街道,在一條主街的盡頭看到蘇府的輪廓。朱紅色的大門開啟,威武的石獅佇立兩旁,一切都好像和兩年前一樣。三人進門,蘇暖向家丁詢問道:“我父親,母親可在家?”

  家丁躬身行禮道:“回小姐,老爺,夫人在房里。今天夫人好像不舒服,老爺請了郎中正在給夫人號脈呢。”

  蘇暖聽了家丁的話,急忙向母親的房里趕去,來到里屋看到母親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旁邊一位老郎中正在給母親號脈。她剛想說話,就被父親阻止了。

  隋緣,方暖走進屋內,一股淡淡的檀香飄來,使人心情寧靜。他看到屋內的情景,沒有說話,安靜的站在一旁。隋緣打量著蘇夫人的臉色,蘇夫人的臉色十分的奇怪,乍一看像是感染風寒,臉色蒼白。但是仔細觀察,就覺得奇怪。蘇夫人的目光游離,眼中帶有一點血絲,躺在床上身體有輕微的扭動。那應該是蘇夫人身體的癢,但這么多人不好意思撓。

  片刻后,郎中起身對蘇城主道:“夫人應該是偶感風寒,但還是得靜心的調養,我先開幾服藥先吃吃看。”

  看到郎中把錯誤的結論定下,隋緣終于忍不住站了出來,三年前他來蘇府時蘇府主和蘇夫人對他都很好。他走到前面向蘇府主行禮,道:“伯父,能否讓小侄來給伯母號號脈?”蘇府主在他進來時已經看到了,但他太關心夫人的情況,因此并沒有招待。此時看到隋緣站出來,好像并不相信郎中的診斷,不禁感到驚訝。他請來的郎中可是蘆城有名的名醫,難道還能診斷錯誤?

  以蘇府主的修養當然不會把驚訝表現在臉上,但他也沒有馬上同意隋緣的提議,而是轉身對老郎沒有走的中道:“張郎中,你看這個...”

  老郎中瞥了一眼這個反駁自己的少年,眼中滿是不屑,顯然他不認為這個年輕人在醫道上能超過自己,因此毫不在意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后就站在一旁,他要知道這個年輕人能診斷出什么結果。

  隋緣并未在意老郎中的輕視,他來到夫人的面前,輕嗅一下,然后才開始為蘇夫人檢查身體。越檢查,他越堅定自己的判斷。片刻后,他轉身大有深意的望了蘇城主一眼,沖老郎中微微一笑道:“老先生診斷的并沒錯,是在下班門弄斧了。”

  老郎中冷哼一聲,轉身而去,蘇城主親自相送。

  蘇暖在母親的囑咐下帶著隋緣、方曉二人向桃院行去。現在是初春不久,但是蘇府已經有鮮花盛開,蘇城主的夫人是個愛花之人,府中的鮮花四季不斷,也正因如此府中小院都以花來命名。

  桃園的幾株桃樹已經結出花苞,即將到盛開的日子。這里和他兩年前居住時沒有太大的改變,依舊是那樣寧靜,美麗。三人在此小坐片刻,蘇暖擔心母親的情況起身離去,方曉也不好意思單獨停留,追著蘇暖走了,這里只留下掌燈看書的隋緣。

  夜漸漸地深了,蘇府也安靜了,只是這安靜的背后似乎醞釀著更大的風暴。風吹拂著桃樹輕響,吹動案上燈光搖曳,也吹癢了某人的心。“伯父,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蘇涵,二流高手,蘆城城主,伯爵,貧民出身,曾經征戰沙場,為宣陽國立過汗馬功勞,一路升到伯爵爵位,之后宣武國安定,論功行賞,把蘆城作為其封地,以示表彰。而蘆城,則是宣武國的幾個重要的城市之一。

  宣武國,真武大陸六大強國之一,在天凡國,秋水國,落日國,白璐國,圣女國,等強國之中占四位,略強于落日與天凡。六大國外門派鄰里,家族并起,時常有爭斗發生。

  蘇涵知道到自己已經被發現了,也不再躲藏,推門進屋,制止要起身的隋緣,贊揚道:“兩年不見,賢侄的武功又有進步啊,不愧是英雄出少年。”

  “伯父秒贊了,我并不是聽出了伯父來時的聲響,而是猜出伯父今晚要來。”隋緣一邊從容的給蘇涵道茶,一邊說道。這也是事實,他此時也不過是二流高手的層次,雖然可能比蘇涵要稍微的強一些,但是距離一流高手還有很遠。(武者分為:入流強者和不入流強者。入流強者又分為:絕世強者,一流強者,二流強者。三流強者。不入流強者和入流強者的區別就是有沒有修煉出內力。而入流強者的區分不僅根據內力的深淺,還要根據個人的實力。)

  “哦,賢侄知道我何時要來?”蘇涵聽到隋緣的說法,略微驚訝的質疑道。

  隋緣端起茶杯,輕飲一口,緩緩的道:“小侄深知伯父與伯母恩愛,今日給伯母診病,伯父心中必存有疑惑,雖然伯父未必相信小侄醫術能超越那位老郎中,但為了伯母安慰肯定會今夜前來。而且必將早來,因為怕延誤病情。”

  蘇涵慢慢的飲了一口茶,心中贊嘆隋緣的心智,口中詢問道:“那以賢侄的看法...?”

  “中毒”

  聽到蘇夫人是中毒,蘇涵面色驚訝,端茶的手不由輕顫,茶水灑出也不沒有察覺。蘇涵一愣過后,目光轉向窗外的黑夜,面色格外的嚴肅。他并沒有說話,好像在等待著隋緣的解釋。

  隋緣又慢慢的給蘇涵倒了一杯茶,緩緩地繼續說道:“伯母乍一看下像是得了風寒,身體虛弱,臉色蒼白。但若仔細觀察,就可以看出不同之處。首先,伯母目光游離,眼中有血絲隱現。這是長期勞作,睡眠不足的現象。可伯母一直都有早睡的習慣,且府中并不缺家丁,丫環,又哪里來的勞累?然后是伯母的狀態,看病時伯母身體出現輕微扭動,這是伯母身體癢,但有外人卻不好意思撓的舉動。最后,是房間里的香料。這種香料里摻有安神草,平時點燃有靜氣凝神,有助于睡眠的功效。但這種草如果碰到紫羅花的話,就會產生一種毒素。這是一種慢性的毒藥,而且很少見。初始時癥狀像風寒,如果不能及時的發現,時間長了就會造成致命的傷害。”

  蘇涵聽得十分的平靜,蘇夫人是愛花之人,因此他對花也有些了解。這種紫羅花的生長環境復雜,十分少見,蘇府并沒有這種花的養殖。蘇涵收回目光,仔細的打量起隋緣,好像要把他看得透徹。打量良久也沒有絲毫的發現,這才詢問道:“賢侄可有解毒的辦法?”

  隨緣面對蘇涵的打量毫不在意,反而開始慢慢的研磨,他聽到蘇涵的詢問,才抬頭道:“這種奇毒雖然少見,但初期解起來并不困難。只要伯母洗去身上紫羅花的香味,小侄再開個方子,調養個兩三日就能完好如初。”他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中剛剛寫好的方子遞給蘇涵,就好像他早就料到蘇涵接下來要問什么,動作沒有絲毫的忙亂。

  蘇涵接過方子,看著上面工整的字跡,道“今晚的事,我不希望再有他人知道。”他說完,目光再次轉到隋緣的臉上,好像要在他的臉上看出點什么,不過很快他就失望了。

  隋緣點頭稱是,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

  蘇涵得到滿意的答案,起身離去。

  隨緣起身送到門口,待蘇涵走后,依然看著寂靜的夜空,良久才轉身回去。

  第二天一早,隨緣修煉完畢,剛吃過早飯,就被方曉興沖沖的拽了出去,她們要他陪同前去春獵。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一早,蘇暖去給母親請安,看到母親氣色比昨天好了很多,心里十分高興,又經不住方曉這好動丫頭的鼓動,只好答應陪她前去春獵。但她又不好讓隋緣獨自在家,就讓方曉叫隋緣一同前往,這才有了現在的一幕。

  三人騎馬,向城外的山林中奔去。這片山林離蘆城并不太遠,以前蘇暖也和父親前來狩過獵,因此十分的熟悉。此次三人相距幾百米,各自尋找著獵物。

  隋緣本身并不想來,如今被二人拉來,興趣也并不是很大,只是騎著馬在后邊跟著。突然間,他聽到森林中有腳步聲傳來,這聲音立刻引起了他的警覺。他催馬向蘇暖,方曉二人身邊趕去。

  剛到近前,只見幾名黑衣人向二人攻殺而去。由于刺客出現的突然,蘇暖,方曉二人匆忙拔劍,但也只擋住了前面兩個人的招式,而背后兩個人的殺招再也無力招架。正在這時一聲輕響傳來,兒女背后的兩名刺客應聲倒地。

  射箭的正是隋緣,他趕到近前看到二女正腹背受敵,抬手射出兩箭,這兩箭正中準備從后面偷襲的黑衣人。

  黑衣人見目標有幫手趕來,分出幾人殺向隋緣,而其余黑衣人再次向二女殺去,他們的招式更加的猛烈,顯然是準備速戰速決。

  隋緣看到黑衣人殺來,并不慌亂。他催動坐下馬匹向二女身邊沖去,手中強弓響聲不斷。每當二女抵擋不到之時,總會有一支箭羽幫其解圍。轉眼之間,幾名黑衣人已經殺到隋緣跟前,隋緣棄弓拔劍,腳踩馬背,飛身而起,幾個縱越間,來到二女身旁,和黑衣刺客戰到一起。

  這些刺客的身手并不如何高強,為首的刺客才剛到二流高手的境界。但是刺客人手太多,一時間隋緣也難以取勝。隋緣得隋風笑真傳,一手劍法使得精妙絕倫,只是劍法中少了惆悵之意,今天有他護著,刺客未能得逞。

  此刻頭領見有高人在此守護,沒有殺死目標反而送了幾個兄弟的性命,果斷的下令撤退。黑衣刺客得到首領的命令,迅速撤退,行動之間沒有絲毫慌亂。

  隋緣看著刺客逐漸消失的身影,制止了要策馬追去的方曉,面上雖然平靜,但眼中卻有了一些莫名味道。

  由于刺殺的原因,三人也沒有了狩獵的性質,催馬返回城中。

  三人返回城中,蘇暖,把此行的情況詳細的告知蘇涵。蘇涵大怒,立馬派兵全城搜查,并且叮囑三人近日都不要出城,三人點頭稱是。

  之后半個多月的時間,仿佛一切都安靜了下來。隋緣三人每日呆在城中,也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發生。隋緣每天練劍,看書,日子過得倒也清閑。只是這清閑并沒有堅持多久,就被一封書信結束了。

  半個月后是皇上納妃的日子,而蘇涵和皇上一起上過戰場,關系十分的不錯,因此兩天后就要啟程前往皇城天都。可是最近的兩件事接連發生,這又讓他如何放心的下。從接到來信涵的半日來,蘇涵一直愁眉苦臉。不知不覺間蘇涵走到桃院之外,猶豫良久終于還是走了進去。

  桃院桃花已全部盛開,淡淡的香氣飄出很遠。正午的陽光異常的溫暖,照在身上有一種懶洋洋的感覺。隋緣坐在桃樹下的搖椅上看一本大陸雜記,雖然十八年來他和爺爺到處學習各種技能,但是關于大陸的各種消息他還是十分欠缺的,所以他平時特別愛看各種奇聞雜記。

  他看到蘇涵進來,起身見禮道:“伯父可是前來賞桃花的,此時的桃花正盛開到最美,而未轉衰的時候,花香淡而不濃,正是觀賞的好時候。”

  蘇涵知道知道隋緣話里有話,但沒有詢問,而是看著桃花感嘆道:“桃花雖好,可是賞花人的心境已經變了。”說到這他目光轉向隋緣,繼續道:“賢侄來此本應熱情招待,不應讓賢侄涉險,但是現在宣武國暗流涌動。賢侄可愿為我解決難題?”

  “伯父但說無妨”隋緣目光依就看著滿樹的桃花,好像早就料到蘇涵有事找他,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

  “我剛剛接到消息,皇上要納新妃,要我馬上收拾趕往天都,可是近期事情不斷的發生,這去天都的路上如何讓無放心的下啊?賢侄可能有所不知,當年我和皇上方瑞延一起征戰沙場,后來戰事平息,先皇賜公主與我為妻。此次邀請函中寫,太后思念,讓我帶妻女回去小住幾日。可是近日來事情不斷,這敵暗我明,一路上如何讓我安心呢?”蘇涵說著,臉上愁容閃現。

  隋緣看著蘇涵,表情顯得十分的認真,不過他并沒有回答蘇涵的疑難,而是問道:“伯父可信任小侄?”

  隋緣的反問使得蘇涵心中萬分疑惑,他不明白這其中有什么關系,不過還是回道:“我和賢侄接觸的雖然不是很多,但以前賢侄居住在蘇府,我也觀察過,而且我夫人和女兒時常在我面前夸贊賢侄。前段時間賢侄又接連救了我夫人和小女的性命,我又怎么信不過賢侄。”

  “那伯父可放心把你們的性命交予賢侄?”隋緣繼續的追問道。

  聽到隋緣所說,蘇涵猶豫了,雖然他相信隋緣不會害他,但是讓他把全家的性命都交到隋緣手中,他還是有點不放心。他想了想然后道:“賢侄可否讓我回去商量商量?晚間給你答案。”

  “當然可以”隋緣回答著,并把急著離去的蘇涵送到院外。他看著滿院的桃花,默默無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