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血萌姬 第一百二十七章 退敵

作者:藍色妖雞書名:獸血萌姬 類別:玄幻魔法更新時間:2017/01/25 08:31:29字數:2638
  剛才的交手看似漫長,實際從洛羽沖向黑衣人組成的陣形,到斬斷這些黑衣人的兵器并擊殺掉3人沖出敵陣,總共也不過消耗了3秒鐘。

  但洛羽精神海中僅存的那五分之一的精神力卻無時不刻不在提醒著洛羽,剛才在3秒是多么的驚險,甚至洛羽感覺自己的頭腦已經有點眩暈感了,腳下差點就一個踉蹌,好在被洛羽及時穩住了。

  與洛羽此時強裝的鎮定不同,無論是對面僅剩的20名黑衣人,還是其它正在交戰用余光瞥到這里的人,心中都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不少人都重新審視起了洛羽。

  僅用3秒鐘,從一群先天境的包圍中殺進再殺出,還削斷了數人的兵器并斬殺了其中3人,這真的是一個只有先天境后期的武者可以做到的嗎?

  就是正在與盧曼卿激戰到白熱化的函蕊珠,都忍不住多看了洛羽幾眼,這名男子給她造成的震撼太大了,以致于一個不慎甚至被盧曼卿的雙戟劃破了衣裳。

  3秒鐘做到這些她也可以,但要知道,她可是真武境后期的覺醒者啊!要是讓她在還是先天境后期的時候放在和洛羽現在同樣的位置,函蕊珠自問,3秒種的時間她做不到!

  但是,不遠處那個只是一名契約者的年輕修士做到了!

  至于跟洛羽對峙的剩下20名黑衣人,此時哪還有了之前的自信?哪怕仗著人多,都擠在一起謹慎地盯著洛羽,即使洛羽有一點細小的動作,都會讓他們的神經緊繃,在他們眼里,洛羽已經從一個待宰的羊羔變成了一只興水猛獸,哪怕他們一步走錯,都有可能命喪黃泉,滿盤皆輸。

  “這人是魔鬼,腰斬狂魔!”這時,黑衣人中突然有人發現了每一個死在洛羽手上的同伴的死法都極其的相同,本來就被洛羽那傳奇般的3秒給嚇到了,此時一聯想到洛羽的殺人手法,不禁喊了出來。

  這不喊不要緊,一喊直接就亂了軍心,在與令狐晗煙、柳書琴二女激戰的其中一名真武境高手不得不分心再次冷哼一聲,用自己長期以外在他們心中塑造的形象來強壓住洛羽給他們造成的恐懼感。

  只是被腰斬,想想都讓人害怕,洛羽給他們帶來的那種恐懼竟然深深的植根在了他們的心中,這次任憑那名真武境怎么哼,都再難以穩定住他們的心神了。

  軍心亂了!

  兩名真武境對望一眼,看看到了彼此眼里的不甘。

  唯有制造了那驚天3秒的洛羽站在原地一直沒動,他泯了泯嘴,默默的恢復著自己的精神力。

  眼下他剩余的精神力已經不足以讓他繼續使用看破天賦了,否則一旦沒控制住,他就會因精神衰竭而被這些人抓住機會活生生的打死。

  表面上他正占著上風,實際上只有他自己知道,用來彌補自己武功和戰技這兩塊最大短板的看破天賦已經無法動用了。

  可能下一個交手中,就會給眼前的這些人給看出端倪來。

  ‘不能再近戰了!’

  洛羽在心中對自己叮囑道,表面上卻繼續強裝出勝券在握的樣子,強擠出猙獰:“腰斬狂魔?雖然不太好聽,不過既然你們這么說了,那我就再告訴你們什么叫穿心狂魔吧!”

  面對眼前的20名黑衣人,兩把飛劍直接就從身后浮空,隨意的瞄準一人,唰的一下就刺了過去。

  本來這平平淡淡的一劍,洛羽都不指望能立下什么戰功了,可是他怎么也沒有料到的是,他精神力不支是事實,對面的那群人因為恐慌所造成的精神疲憊會比他小嗎?加上之前被洛羽消耗了不少體力,一擊之下,兩把飛劍竟齊齊穿透其中一人的心臟,而那人,至死都沒有來得及揚起兵器去阻擋。

  此時另外三處交戰的人其實注意力都已經分出了大半到洛羽這了,見又是一名黑衣人被洛羽輕松斬殺,令狐家和柳家的人自然是士氣大振,一個個摩拳擦掌的想要一股做氣干掉眼前的對手。

  洪家的洪氏兄弟卻彼此看了對方一眼,他們都想撤了,但是撤退的命令?抱歉,實際的指揮權從那兩名代著這些先天境的真武境黑衣人出場后,就已經轉交到了他們的手上了。

  更何況,眼下還有一個更為棘手的問題,一旦他們撤退了,令狐家和柳家只要將他們洪家勾結上陽城以外的勢力發動內斗的事通報尾宿界的黃金勢力,那他們洪家一定會被尾宿界的黃金勢力派人來直接剿滅。

  而他們洪家背后的那個勢力?洪元慶心中不由的又想起了那天來到自己密室中的那名長老的實力,據說,就是那名長老在那個勢力的高手中,也只能算是中間的水平。

  冷汗在些順著洪元慶的額頭流下,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終于意識到了陷入這盤棋最深的勢力竟然是他們洪家。

  一舉滅了令狐家和柳家,他們洪家在那個勢力的眼中也就失去了價值,雖然洪家還會繼續存在于上陽城中,但是以后洪家的子弟實際上體內流的是哪家的血脈就難說了。

  如果今天滅不掉眼前這兩家,那他們勾結其它勢力對付柳家和令狐家的事就會被傳到尾宿界的那個黃金級勢力的耳中,萬一那個勢力要是真的找過來處理他們他們洪家的話,他們背后這群黑衣人所處的勢力會前來幫忙嗎?或者說,他們背后的那個勢力就能對付的了一個黃金級勢力嗎?

  把背后那個勢力供出來?洪元慶立刻就放棄了這種想法,不說背后那個勢力未必就怕走到明面上來,就是真的供出來了,他們洪家就會沒事?至少不供出來的話哪怕洪家被滅了,那些名義上被送到背后那個勢力中作為代培養的子弟可以保全洪家的血脈,其中還有自己的一個女兒,他們洪家未必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但要是真的供出來了,背后那個勢力會不會有事他不知道,但他們洪家肯定會出事。

  正當洪元慶糾結著這一切的時候,一個他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悲的命令卻傳入了他的耳中。

  只有五個字,來自其中一名真武境的黑衣人:“所有人,撤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