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 第483章 一個模型引發的……

作者:陳詞懶調書名:未來天王 類別:其他類型更新時間:2019/11/05 22:36:35字數:6

延北市干休所,一群航宇愛好者以及閑著無聊湊熱鬧的退休老干部們聚在一起。

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方老太爺將手中的盒子小心放在中央木桌上,打開模型盒,將里面的守望者“初始”戰機模型露出來,讓大家更好地看看這個曾代表過一個時代的太空戰機的模樣。

“真機就別想了,模型也一樣,外形一模一樣!”方老太爺面帶得意。

“看上去是跟我收藏夾里面的照片一樣。”旁白的人連連點頭。

“唉,現在想在網上找‘初始’以前的資料片都很難了,圖片也看不真切。”

“讓我看看。我可是曾經輔修過戰機制造相關專業的,只是,我怎么瞧著這材質……跟真機一樣?可以啊!老方,這東西的來歷不簡單,是那里產的吧?”雙手托著模型的老人給了他們一個“你們懂的”眼神。

方老太爺樂呵呵地道:“低調低調啊,心里清楚就行了,別說出來。”

“還真是啊?我也瞧瞧!”旁觀的其他人心癢了,也都想上手仔細看看。

如果真是隱星產的,那這模型就不只是單純的模型了,跟外面那些普通模型公司制作的東西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這就是“初始”模型界的正統啊!

如果其他模型跟這個不一樣,那肯定就是錯的!

“哎,小心小心啊!別把我模型碰壞了,我家小召送我的呢……住手!零件不能拆!少一個我跟你們拼老命!!”方老太爺滿臉心疼地嚷著。他本打算只讓這幫人瞧一眼就拿回去收起來,瞧眼前這情形是別想了。

“總覺得有哪里不對。”一位頭發全白的老大爺眉頭緊皺,盯著模型。

方老太爺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哪里不對?你別瞎說啊,這可是正版中的正版!”

那老大爺趕忙解釋,“我不是說你這個。我對初始型戰機其實不太了解,就是前段時間看了個網劇,里面出現了‘初始’,只是里面‘初始’長得跟你這個模型不一樣,別的我記不清楚,但護盾明顯不一樣。”

“有這事?那網劇叫什么,我搜搜看。”

方老太爺按對方說的劇名搜了搜,又看看那邊躍躍欲試要拆零件的幾個臭老頭,過去將模型收起來,大聲道:“過來看看這個劇,里面有‘初始’呢!難得碰到個有‘初始’戰機的劇,大家一起看!”

被強行轉移注意力的人滿臉的不樂意,不過還是跟著一起看劇了,畢竟劇里有“初始”。

見不到真機摸不到模型,至少還有情懷在嘛。

“這是偶像劇?老李,你還看偶像劇?”

“我跟著重孫女一起看的,她們愛看,這劇前陣子挺火。”推薦這部劇的老人不好意思道。

“快進快進……我要看‘初始’,不想看那些磨磨唧唧的!”

“出來了出來了!”

再然后,組團觀影的眾人,笑容漸漸消失。

“胡扯!這護盾是后來型號使用的,壓根不是‘初始’!”一位老人面色鐵青。

“那兩個跟朝天椒一樣的東西是什么?激光炮嗎?‘初始’上的激光炮不長這樣!”說話者捂著胸口喘氣,感覺心都在滴血。

“剛才一晃而過的鏡頭,里面那架‘初始’的太陽能收集板和裝甲是不是裝反了?”有人忍不住出聲。

“住口!那不是‘初始’!”

第一集還沒過半,一幫人就吵起來了。

方老太爺更是氣得哆嗦。

劇里面的“初始”,乍一看有那么三五分像,但也只能糊弄對“初始”不了解的人,對于“初始”的粉絲,就算記憶模糊的老頭子,看劇的時候也總會覺得哪里不對勁。現在,拿劇里面的“初始”跟模型一比就更明顯了。

這絕對不是他們的初戀!

守望者系列戰機的“初始”型號跟后來的型號相比,速度慢了些,火力也不夠強,武備遠比不上現在的新機型。

但是!

那是他們夢想的引導者,就算退役了一百多年依然是他們心底的白月光!

雖然初始機型不是最漂亮的,但卻是無可替代的!

沒有“初始”就沒有后面那些改進的新機型!

他們這幫人平時壓根不會看偶像劇,尤其是那些不講究的劇,就算知道很多劇胡扯,設定混亂,歪曲歷史,也就只是偶爾閑聊的時候說說就過了,反正有專門負責管這個的人,他們不會插手別人的工作,退休之后更不會指手畫腳瞎摻和。

但現在!

航宇歷史上的一代神機竟然被拍得變了個樣!

竟敢給我心中的白月光換臉?

垃圾劇組毀我初戀!

這能忍嗎?

必須不能!

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現在知道這事,鐵定得站出來!

投訴!!

抗議!!

讓他們看看什么叫退休老干部的咆哮!!

在延北市干休所群情激憤準備搞事的時候,方召已經回到齊安市。

到齊安市之后他沒有立刻就去銀翼傳媒總部,而是先去看望薛景。這段時間薛景一直都留在延洲。

薛景與莫瑯未斷過聯系,方召受邀去隱星演出的事情,薛景也知道,其實在他們內部圈子里,也有消息來源,這次有誰過去演出心里有數,只是不會在公眾場合說出來,私底下還是會議論議論。

方召第一次去演出,薛景頗為擔心,好在一切順利。

方召獲得銀河星辰獎的那一屆頒獎典禮,薛景獲得了藝術最高獎銀河寰宇獎。薛老爺子得獎之后一切看得更開了,之后還收了四個徒弟。

作為與莫瑯同時期的藝術家,薛景年紀也大了,精力有限,收徒這方面,本打算只收一個,這就是真正的關門弟子了,只是最后礙于部分老友的情面,又看在另外三個孩子是真有天份,求學態度也很好,就都收了。

方召去看望薛景的時候,薛景新收的四個徒弟并不在。知道方召要過來,薛景先讓他們回去了。

談起自己新收的四個小徒弟,薛景言語間都透著滿意。

薛景的四個小徒弟都在齊安市,兩個還在上大學,另外兩個剛畢業不久。拜在薛景門下之后,剛畢業的那兩個打算合租,有專業和學術上的問題也能一起討論。

方召知道后笑道:“您轉給我的那套房子現在空著,就讓他們住那邊去吧,反正我現在也不住那邊,空著也是空著。”

方召搬家的原因薛景知道,好像是進賊了,家里東西沒被偷,賊卻進了急救室,當時還鬧得挺大。再后來,住處曝光后,方召就搬了家。

薛景想了想,“也行。房租你也得收!按市價正常收!不能讓你吃虧!”

方召本來沒打算收那兩人的房租,薛景當年將房子賣給他的時候就便宜了很多,現在他只是將不住的房子借給薛景徒弟住而已,他也不差那點房租費。

見薛景堅持,方召便按市價折了一半,畢竟那倆人剛畢業,圈子里也沒站穩腳,沒什么收入。

得知能租方召的那套房子,薛景那倆徒弟都很興奮。房租打了折扣他們很感謝,不過更重要的是,那可是薛景和方召都住過的房子!一個銀河寰宇獎獲得者,一個年紀輕輕就獲得銀河星辰獎的人生贏家,他們過去還能沾點才運光環呢!!

既然確定要將房子租出去,方召就讓嚴彪和左俞去那邊收拾一下。

搬家的時候重要東西都搬到新住處了,但舊宅還是有很多生活用品和雜物。

嚴彪和左俞接到任務后就立刻行動了,開車去方召那套位于大樓頂層的舊宅。

到地方后,兩人沒有立刻就進屋,而是站在門口,眼神復雜地望著門口掛著的“內有猛獸,非請莫入”的牌子。

“你記得這個警示牌是什么時候掛上的嗎?”左俞問。

“好像,很早就掛上去了。”嚴彪道。

“我在想,當時老板掛這個牌子的時候,是什么心情?”左俞摸著下巴,“總覺得上面每個字都透著深意。”

“那次過來偷東西的賊應該慶幸,當時老板將卷毛一起帶去皇洲了,不然的話……”

被蟄腫了躺進急救室算什么?

總比直接消失要好得多!

至于今天的任務,他們真只是被派過來收拾舊物的嗎?

不!

作為合格的保鏢,他們還需要幫老板處理一些小事情。

比如地板上的某些爪印。

比如合金窗框上的某些可疑齒痕。

還有隱藏在屋子各處的非正常的痕跡。

別嚇著即將住進來的小朋友們。

()

著筆中文網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