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 第475章 它變身了!

作者:陳詞懶調書名:未來天王 類別:其他類型更新時間:2019/09/21 05:58:05字數:2768
  方召知道自己的體質一直在增強,只是沒有卷毛那么夸張罷了,具體增強到什么程度還真不知道。

  不過顯然,這已經遠遠超過了尋常人的體質。

  方召也早有過猜測,這些變化可能都是被卷毛影響,一切都是從復生的那天晚上開始變化。為了隱藏這些變化,除了聽力,他一直表現得與常人無異。

  然而現在,因為一場狙擊事件,他身體的變化已經遮掩不住了。

  隱星的反應確實很快,袁征離開會場的時候是沒帶人,但動向一直被關注,信號被屏蔽失去聯系的那一刻,隱星相關人員就開始行動了。

  在方召中彈后,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里,兩名狙擊手都被擊斃,袁征很快被帶離,方召也被送去醫治。

  然而,醫療人員發現,方召的傷口正在快速愈合,沒有感染,內臟組織也沒有發現撕裂傷,如果不是衣服上的血跡,看上去要比袁征健康得多。

  會場內的演出依舊進行著,演出人員和觀眾們并沒有察覺到外面發生的事情,就算得到消息也很少會表露出來,場內依然風平浪靜。

  一處小型會議室里,兩名隱星高層正進行一場對話。

  “藏了這么久,T組織的人終于出手了。趁這次機會把內部清理干凈!”

  “這次一共發現四處狙擊事件,三名核心級科研人員,一名戰功卓著的少校,好在我們早有準備,這四起暗殺行動并未成功。不過……根據最新得到的消息,這次對方其實有五個目標。”

  “嗯?第五個是誰?”

  “還在查。”

  “要快!”

  “是!”

  “還有,方召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嗎?”

  “出來了,奇怪的是除了傷口恢復能力驚人,似乎沒有太大異常。”

  “恢復能力已經是最大的異常了!那種子彈,一般人中彈基本非死即殘,以方召中彈的位置,換個人那是必死的結局!連輕裝甲都防不住的彈頭竟然被他擋下了?你信?”

  “確實,像他這樣的情況,按理說短期內是不可能被輕易放離的。”

  另一名高層人員聞言眉梢一跳:“聽你這意思,這次還拿他沒辦法?得放人?誰插手了?”

  “聚星基金掌權者為他擔保。”

  “那還真不好辦。既然留不住人,走,去跟他聊聊。”

  方召的病房門口,除了守在外面的一隊士兵之外,南風也守在病房門口寸步不離,剛才他只是離開一會兒就聽到方召就出事,嚇得腿都軟了。

  南風不知道為什么隱星的人要將方召隔離,不準許他進去看望,只能通過通訊器說話,不管怎樣,南風決定堅定地守在這里。嚴彪那邊剛才沒聯系上,南風給他們發了個信息,讓他們看到后盡快回來。

  兩名高層過來的時候南風正在跟方召通話,因為旁邊有人盯著,也不敢說太多,只是在詢問方召的傷勢是否嚴重。

  “……老板你別騙我了!騙不了我的!失了那么多血衣服都染紅了肯定很虛弱……雖然你聲音聽起來中氣十足但我知道你只是強撐著裝出來的!”南風想著怎么給方召弄吃的補補血。作為一名自認為全能的助理,南風認為這次自己失職,愧對于自己的高工資,必須彌補!在老板身體虛弱的時候必須全力照顧好!

  聽著南風的通話,過來的兩名高層軍官心道:還虛弱?再送過來遲一點估計傷口都結痂了!如果不是他們強留下方召,那小子早跑沒影了!

  病房里,方召聽著通訊器另一端南風的聲音,一陣沉默。這個助理,其他都很好,就是腦補太多。

  見兩名高級軍官進來,方召結束了通話,看過去。

  來訪者面色緩和,琢磨著怎么從方召這里套出更多信息,還沒開口,一個緊急通話過來了。

  “第五個目標知道了。”接電話的那人說道。

  “誰?”另一人問。

  前者看向方召。

  方召:“……”

  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

  隱星基地某處大型倉庫。

  隱星的倉庫都跟堡壘一樣,防風暴的同時也防止演習或者某些新品試驗時誤傷。這處倉庫不遠的地方有個野外實習區,以前就發生過一名新手在實習中將倉庫誤炸。

  咸魚二人組遛狗也是跟著緝私隊一起出來,因為被緝私隊其他狗排斥,嚴彪和左俞只帶著卷毛落在隊伍后面。好在緝私隊很照顧他們,不至于冷漠對待。

  卷毛被狗隊伍排斥太厲害,嚴左二人也只能不遠不近跟著隊伍,而且有些地方他們也不能去,緝私隊去巡查倉庫的時候,就在庫房外面等著。

  今天也一樣,去倉庫那邊巡查的時候,緝私隊進去倉庫里間執行任務,他們則在庫房外等著,順便欣賞一下隱星的堡壘般的倉庫。然而就在這時候,原本白日里一直開著的閘門突然關上了!將嚴彪他們與緝私隊其他人完全隔開!

  “快躲起來!倉庫那邊跑出來一輛機甲……”

  這是被關在里面的緝私隊留給嚴彪兩人的重要信息,之后信號就斷了,只剩滋滋的雜音。

  與緝私隊聯系不上,與倉庫守衛和附近哨崗的人也聯系不上,與此同時這處倉庫多個閘門出現故障,要出去只有一個門,而此時,已經有腳步聲從大門那邊傳來了。

  沉重的,機械的腳步聲。

  “突擊機甲!為什么在倉庫這種地方會出現突擊機甲!!”

  只快速的一眼,嚴彪和左俞就感覺頭皮發麻。

  他們到底做錯了什么要被這種怪物追殺!

  “今早上好像是聽說了倉庫這邊有一輛故障機甲轉運過來,到時候要送去維修的。”左俞飛快回憶著腦中的有效信息。

  “那玩意兒火力太猛,就咱手里的槍連對方皮都蹭不掉,一個照面就能成渣,跑都跑不了!”嚴彪一陣絕望。他只打算著最后一次遛完狗就回去辭職,誰知道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左俞記得過來這邊的時候緝私隊進去巡查時提了,空庫房的門是關閉了自動控制的,可以手動操作。

  “走!先去那邊,找個大庫房躲一躲!隱星的隊伍反應很快的,緝私隊既然已經知道這邊出事,肯定會派人過來,咱們只要再拖延一點時間就安全了!”

  “只能這樣!”

  嚴彪叫上卷毛就同左俞一起往后面更大些的庫房跑。

  卷毛舔著鼻子看了看外面,想到方召的警告,還是跟著嚴彪兩人往里跑了。

  急著逃命的嚴左二人并未注意卷毛的反應,他們情急之下選定的庫房呈長方形,由兩扇厚重的倉門隔成里外間。

  左俞手動關上外倉的門,并未停留,立刻繼續往里跑。

  一邊跑左俞還說著:“外面那輛機甲應該是故障送到維修站維修的,正常的這種機甲管制那么嚴不是能輕易調動的,倉庫這邊放著的還是故障機,說不定它上面的穿甲激光炮正好壞了呢?”

  話剛說完。

  轟!!

  剛才關上的外間倉門被輕易破開一個大洞。

  卷毛對著正轟門的機甲:“汪汪汪!!”

  “汪屁啊你!”嚴彪一個矮身抄起狗就跑。

  左俞迅速關上里倉加厚的門,擋住機甲上裝載的爆能槍的射擊。

  里倉的門關上之后,左俞和嚴彪往里挪了挪,這次真沒后路了。

  “你TM做什么事了竟然引來突擊機甲!”左俞吼道。

  “我TM什么都沒做!你自己想想你做了什么!”嚴彪回吼。

  “我想不出!!”

  “那為什么機甲只堵我們?”

  短暫的靜默后,嚴彪和左俞低頭,看向剛被放下的卷毛。

  卷毛正聽著周圍的動靜,察覺到兩人的視線,那雙清澈無辜的狗眼充滿疑惑地回視。

  “誰費這么大力要弄死卷毛?”左俞疑惑。

  “卷毛測試成績太優秀了,比安檢儀都管用,能讓隱星空港的人都花心思弄狗崽,肯定也會引來不懷好意的人。安檢儀不是什么地方都會裝備,但卷毛是很多地方都可以遛去的,動手的人是因為感受到威脅了吧,不解決掉卷毛,很多人不會安心。”

  “道理我都懂!但為什么殺狗要動用機甲!”左俞想不明白。

  “因為卷毛跑得太快?很難追上?又或者,這次殺狗行動只是對方臨時起意,準備倉促。”

  不管動手的人是如何打算的,琢磨那些也沒意義了,現在的情形就是對方要關起門來打狗!

  他們根本退無可退!

  真正的孤立無援!

  想留個遺言都難!

  在這地方面對火力強勁的突擊機甲還能活嗎?露面就能被轟成渣!

  “隱星反應很快的,援兵可能已經到了,咱們只要再拖延一點時間……”

  嚴彪咬牙,“只能拼一把了!至少要等到援兵過來!”

  卷毛守在倉門口,鼻腔里發出急促的哼哼聲,看看嚴左二人,又看向倉門。

  “瞧小卷毛還舍不得我們呢。”

  嚴彪將卷毛抱起來離倉門遠一些,放下,摸了摸卷毛的頭。

  “知道你聰明,自己先找個角落躲起來啊,待會一定要藏好,等門被破開,交火的時候自己找空隙逃跑,知道了嗎?”

  嚴彪雖然并不認為卷毛能躲過突擊機甲制造的強火力殺網,也不認為卷毛會聰明到聽懂所有話語的程度,他只能寄希望于運氣。希望卷毛運氣好一點,能找準空隙逃出去。

  卷毛依舊哼哼的,哼聲更急促了。

  “終于知道怕了?”嚴彪嘆息,“誰讓你能力強呢?竟然能引來這樣的追殺。”

  “卷毛還是值得保護的吧?”左俞突然笑道。

  這種時候,兩人早已經對當前形勢做過分析,認清了,他們兩人逃不掉的,只能給卷毛制造更多的活命機會。

  在嚴彪和左俞計劃著如何應對時,他們沒發現,卷毛狗脖子上戴著的狗項圈,少了個東西,卷毛已經開始躁動。

  里間倉門的門外,一個圓形的小型個人終端靜靜躺在外間倉門與里間倉門的中間位置,這是剛才嚴彪抱著卷毛匆忙后撤的時候掉落的。

  這么一點小東西根本引不來半點兒注意。

  突擊機甲其中一只寬大厚重的機械足踩在上面。

  咔!

  碎裂聲在機動裝甲的腳步中顯得微乎其微。

  直直盯著里倉門口的卷毛,垂著的狗耳朵猛地一抖,整條狗愣在那里,每一根狗毛都僵住,狗眼呆滯,仿佛遭受了巨大刺激。

  嚴彪只當卷毛是害怕,將傻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卷毛趕緊挪到角落里去。

  嚴彪檢查槍,深呼吸,對左俞道:“咸魚一號戰友?”

  左俞面上帶著感慨的苦笑:“咸魚二號戰友。”

  “終于不咸魚了。”

  轟——

  里倉的加厚的倉門也終于被轟開。

  然而,不等左俞和嚴彪行動,一道身影從庫房里間飛射出去,瞬間膨大,金屬的寒光晃得人眼暈。

  穿甲激光炮制造的熱浪之下,無數不規則躥動的氣流帶著鋒利與冰冷感強勢沖開。

  哐哐!

  咯吱——嘣!

  金屬斷裂的刺耳聲和硬甲撞地的震動令人心顫。

  火星四射,碎屑飛濺。

  場面極其兇暴。

  被炮轟過的殘缺的里倉門兩側,慷慨赴死的嚴左二人掛著三觀崩塌的震驚臉,齊齊縮回正打算邁出去的腿,不約而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咸魚二人組內心——

  啊啊啊啊啊!!!

  我老板的狗它變身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