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 第474章 你不要亂來!

作者:陳詞懶調書名:未來天王 類別:其他類型更新時間:2019/09/18 18:18:37字數:2715
  方召改編版的《傳奇》是年輕的,充滿沖勁的。

  哄爆全場,讓人震撼的并非是驚天動地的鼓點,而是藏于音樂之中的力量感!

  每一種音色,每一個音符,都似乎藏著數不盡的情感!

  仔細聆聽,樂音里有耐心,也有浮躁,但更多的是驚喜。正如舞臺上演奏的這群年輕人,雖然沒有專業演奏家的完美技法,卻能奏出讓人感慨萬千、熱淚盈眶的樂章。

  “心臟都隨著大地跳動的感覺!”

  “這跟我上次追劇時聽的原版《傳奇》很不一樣,不過依然大氣!”

  “兩個版本都很喜歡,但我個人更喜歡方召這個版本,不是不尊重莫瑯大師,而是我覺得,方召的這個版本更適合我們隱星人!”一名觀眾目光火熱。

  “對!隱星人才能體會到的那種別樣的情緒!”

  “方召版本的《傳奇》少了些歷史的沉重,多了些振奮和工業感。”

  與這些純觀眾理性的分析不同,跑來捧場的家長們激動了。

  他們未必能聽出這首《傳奇》里的深意,但演奏好壞是能聽出來的,而且,周圍人都在夸呢!

  大家都說好,那肯定就是真的好!

  沒丟咱隱星的臉!

  家長們拿起通訊器跟那些沒能看演出的人發信息。

  吹!

  狂吹!

  必須將剛才的節目、自家孩子的表現跟同事親友們吹個遍!!

  對!還有母星那邊的親戚,必須讓他們也知道!雖然照片不能發出去視頻也不能給他們看,但聽咱口頭描述就可以了嘛。

  樂團演奏節目結束之后,學員們強撐著鞠躬行禮才退下去。

  走到后臺,不少學員已近乎虛脫,腳都在打顫。

  極致的投入,短時凝聚的爆發,驟然放松下來,精神像是脫力了一般。

  一名學員差點栽倒在地,幸好旁邊的人扶住他。等徹底放松下來,眾學員圍在一起,看剛才的錄像。

  “我竟然拉得這么好!”一名學員被自己的琴技感動哭了。

  “超水平發揮啊!超水平!”旁邊長笛吹奏者一臉驚喜,對自己剛才的表現非常滿意。

  “這哪是你幾個人的功勞,這是咱全體的功勞,有一個人出錯都奏不出這效果!完美!!”又有人說道。

  “不行,我要問問主辦方能不能提取音頻,我要保存下來單曲循環!”

  “我要視頻,我申請把剛才那段截出來,就咱剛才那段演奏,我至少還能吹十年!”

  年紀稍小些的學員們更是激動得語無倫次,尤其是剛才收到家長紅包的,差點尖叫出來。

  一名年紀稍小的學員麻溜地收著各個長輩發過來的電子紅包,嘴里說著:“這種演出再多來幾次就好了。”雖然排練辛苦,但收獲還是非常豐富的。

  “對了,召哥呢?我想問問他下次什么時候再過來。”

  “是一年一次嗎?還是幾年一次?”

  “他被藝術團的人叫走了。”

  節目結束之后的方召,剛回到后臺就被藝術團的人叫過去了,受邀的藝術家們聚在一起,節目已經過去的人要放松很多,見方召過來,一名老藝術家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錯不錯!老莫對你的表現肯定很滿意!”

  “難怪莫瑯點名讓你去改,不讓其他人插手。”

  原本他們以為莫瑯嘴上說著讓方召獨立改編,私下里肯定出手幫忙了,但剛才聽了改編版的《傳奇》,他們就聽出來,莫瑯即便出手幫忙了,也沒幫多少,這里面沒有多少莫瑯的影子,能聽出是《傳奇》,但風格表現完全不同了,莫瑯使了多大力他們心里有數。

  也正因為看明白了,才會感嘆方召的實力。

  很多年輕人在面對前輩的名作時,改編起來束手束腳,瞻前顧后,猶猶豫豫的,最后改出來都沒眼看。方召屬于成功例子。

  方召陪著幾位老藝術家聊天,他們這邊都是節目已過的人,心情比較放松,還聊著等隱星這邊的演出結束,回去了大家什么時候聚一聚,好好交流一下,隱星這邊還是限制太多,話都不敢多說。

  正說著呢,休息室的門突然打開,一個身影沖進來直奔沙發上的包。

  “哎?梅耶,東西丟了?”一名老藝術家問。

  剛才沖進來的就是同行的藝術團中的舞蹈大師梅耶女士。

  看看時間,梅耶的節目還有不到十五分鐘就開始了。

  “我手鏈找不到了!明明早上我還確認過就跟演出服放在一起的!剛才正打算換演出服才發現手鏈找不到了!這個袋子也沒有!”

  梅耶的手鏈是根據她要表演的節目定制的,會增強演出效果。只是沒想到,到關鍵時候怎么都找不到手鏈。

  “還沒找到?是不是落在舞蹈室了?”一名老藝術家問。

  “我再去找找……”

  梅耶翻行李包時急得都恨不得將包撕了,但還是找不到,她只能再去舞蹈室看看,早晨她確實去過舞蹈室一趟。

  “你助理呢?”有人問。

  “別提了,衣服有個扣子出了點小問題,我助理去修改了。舞蹈室也不遠,我再去找找……”

  “我去吧。”方召起身說道,“我去舞蹈室看看。”

  其他人也贊同道:“對,讓小方去舞蹈室找找,他們年輕人跑得快,梅耶你快去換衣服,再想辦法找一條別的手鏈代替,作兩手準備。”

  “好好好!小方謝謝啊!”

  梅耶將舞蹈室的位置告訴方召,門禁卡也遞給他。方召不再耽擱,跑著去舞蹈室。

  平時排練的地方與演出會場并不在一處,演出會場里三層外三層的安保防衛,方召出來時過安檢又耗了點時間,才到達梅耶說的舞蹈室,只是,他并沒有在這里發現梅耶的手鏈。

  開通訊器跟梅耶將這邊的事說了下,通訊器那邊的梅耶語氣充滿了焦急和沮喪。找不到原來的手鏈,梅耶就只能臨時換一條替代,但演出就存在缺憾了,達不到梅耶自己要求的效果。就像一個小提琴家換了把不稱手的琴弓,總不如原來的好。

  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舞蹈家,梅耶不可能將重要的物品隨意放置,疏忽大意這種情況很少在她身上發生。估計梅耶現在心里想著是誰不聲不響坑了她一把。

  學員惡作劇戲弄老師的情況也是有的,但這里是隱星,平時排練時可能會開個玩笑,這種關鍵時候哪個學員敢去耍這種手段?隱星的懲罰可是相當重的。

  斷開通訊之后,方召就要離開舞蹈室,只是,在離開前,他回頭看了看,視線在舞蹈室兩扇打開的窗戶上掃過,打算去關上。

  有腳步聲從電梯那邊傳來。

  “召哥!”

  袁征抱著個盒子,匆匆跑過來。

  得知方召離開會場來到這邊后,袁征就覺得這是個送禮物的好時機!

  方召跑得太快,袁征就擔心碰不到人,還好趕上了。

  這次袁征沒帶上安保人員,離開演出會場的時候壓根沒讓安保人員知道,他還有很多話想跟方召說,可不想說半句就被打斷。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方召眼神一沉,“負責你安全的士兵呢?!”

  對上方召嚴厲的視線,袁征準備好的話全都憋回去了,張張嘴,正準備說什么,突然被方召大力拉向一邊。

  砰!

  一顆子彈穿透袁征身后的墻。

  方召在極短時間內拉著袁征閃身避開并尋找掩體。

  袁征被這突然的變故弄懵了,再看看墻上的彈痕,如果沒有方召拉他那一下,他大概沒了半個腦袋。

  “召哥……”

  袁征看著方召衣服上染開的血,面色蒼白,聲音都在打顫,快要哭出來。

  狙擊手有兩個,剛才有兩顆子彈,一顆避開了,打在墻上。另一顆被方召擋住了。

  方召做了個“噓”的手勢,示意袁征不要出聲也不要動。

  警報沒響,很顯然有人提早就動了手腳,但隱星方面肯定還有其他探查手段,很快會有人趕來這邊。

  舞蹈室的窗戶是單向可視的,從外面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況,透視儀也不能。

  這么看來,有人想要袁征的命,而且計劃很久了。

  方召腦中快速分析著,看了看身上的傷。

  被擋在后面的袁征此時后悔萬分,他不該自己一個人跑來的,雖然總被人耳提面命要注意安全、出行要帶人,但因為一直沒出過事,他也就放松了警惕。按了手里的緊急呼叫鍵,沒有回應。被屏蔽了。

  袁征也很擔心方召的傷勢,傷在腹部,不知道內臟受傷程度怎樣。得盡快醫治!

  正擔憂著,袁征就見方召眉頭微皺,直接徒手將傷口的子彈取了出來。

  袁征:“!!!”

  大哥!你不要亂來啊!!

  袁征輔修過槍械方面的專業知識,年輕的男孩子們喜歡槍,袁征自己在中二時期曾想過體驗中彈的感覺,還偷偷做了個實驗嘗試。

  穿著武裝到頭發絲的防彈衣被一顆普通子彈打中胸口之后,瞬間倒地,因為腎上腺激素變化腿還一直抽痛,感覺肋骨都被射斷幾根,疼得躺了好久。

  雖然事后知道都是錯覺,只是疼而已,但身體痛苦是其次,造成的心理恐慌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好不容易在心理醫生的幫助下走出陰影,他就鉆進實驗室研究發動機了,之后對槍械依舊感興趣,自由支配時間會去研究各種槍械,但真人槍戰游戲他是不會去玩的。同齡人去玩彩彈游戲他也不去,中二時期的心理陰影時刻提醒他子彈打身上的痛苦。

  現在,看到面前這個徒手摳子彈的狠人,袁征被驚得差點跳起來。

  疼痛是一方面,千萬別加重傷勢!

  然而,緊接著,袁征看到了方召從傷口摳出來的彈頭。

  尖頭的彈頭已經開裂變形,變成彈“花”。

  看到這個彈花,袁征腦中有瞬間的空白,但很快思維又轉動起來。

  如果沒有看錯,這種子彈他前不久還研究過。特制彈頭,穿透力強,別說只有一個人,就算三五個人都疊起來擋前面,依舊能輕松穿透。

  普通輕型裝甲都擋不住,更何況人?

  看看剛才打穿墻面的那個彈孔就知道穿透力如何。

  他們這些被保護的核心工程師,平時外出身上穿著至少三層納米防彈衣,今天出來看演出袁征也穿著,只要不打頭,現有的七成以上的爆能槍和實彈槍的沖擊基本能擋下,不會給他們造成致命傷害。

  再加上隱星嚴格的管理環境,想在隱星暗殺一個被重重保護的核心工程師,難度相當大。對方既然能在這時候成功出手,顯然是經過周密的計劃,肯定會將他們身上穿的防彈衣計算在內,不可能用一般的子彈。

  但是!

  眼前!

  方召一個人擋住了一顆子彈!

  一個人!!

  袁征心中恐慌,方召的傷勢……

  傷勢?

  方召衣服上染開的血跡,好像停止擴散了?

  沒流血了?

  再看看方召,呼吸雖輕但平穩,面色正常,如果不是衣服上的那片血跡,還真看不出是剛才中彈的人。這么一比,袁征這個面上血色盡褪的人更像是中彈的那個。

  袁征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覺。

  他研究過各種子彈對人體的破壞效果,研究過彈頭結構形狀質量速度,腦子里,對方召傷勢的擔憂,對眼前所見的懷疑,對理論知識實驗數據的回憶,等等多種情緒沖擊之下——

  袁征……袁征已經沒有智商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