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修仙回來了 第三百八十九章 隱憂

作者:縈索書名:女配修仙回來了 類別:女生頻道更新時間:2019/11/28 12:56:08字數:2906
  “我父親當然沒有錯!不對,這件事就不是錯和對,而是他愛上了別人,你明白嗎?“

  楚夏點頭,對寒塵的“指點““暗示“并不介懷,

  “我知道啊。還沒認識寒澈之前,就知道他修煉的什么功法了。天下人都知道,他修煉的‘忘心訣’會時不時的會忘記過去。不過不要緊。我會讓他重新愛上我!“

  “他愛過你,但我弟弟寒意的出生,證明他也會愛上別人!真心實意的愛!“

  楚夏聽了,依舊信心十足,“那是因為,當時他忘記我了啊!如果我也在,你覺得我和旁人站在一起,他會選別人么?“

  以她的絕世之容,當然有足夠的底氣。

  寒塵氣的說不出話來。

  事實上若問他有多討厭楚夏,一開始是,現在呢,也不是那么多了。他只是覺得她這么自信,認為父親就是她一個人的,這一點很過分!

  “呵呵,那我就拭目以待吧!“

  楚夏聳肩,“可惜不能找到寒澈去的那個世界,不然我肯定要找到那個女人……“

  “你要干嘛?“

  “這么緊張?放心,我才不會做沒品的事情!好歹也是你弟弟的親生母親,我會好好引導那個女人走上修行,聽說她年過三十了?嗯,對修行人來說還很年輕!還有潛力啊!“

  在世俗食普通五谷的女子,能有什么潛力?

  寒塵瞪著眼,“你就這么自信?如果有一天,我父親選擇了別人,而沒有選擇你呢?“

  “哈哈,那種情況不可能發生的!“楚夏哈哈大笑。

  “別把話說得太滿,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狠狠丟下這句話,寒塵回去照顧弟弟去了。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楚夏很快拋到腦后,專心致志“套路“寒澈,各種電影輪番上映,為了讓寒澈升起好奇心,她舉辦了第二界的電影節,評斷各電影的優劣。并頒獎最佳攝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等等。

  優勝者都得到了“金發獎“。

  這么興師動眾下,寒澈居然也動了點興趣,決定拍攝電影。

  “好啊好啊!“最怕寒澈無動于衷,只要他想,需要什么都能弄來!

  制作人楚夏絕對的支持鼓勵,在她的影響下,整個亥班弟子都成了打下手的輔助,被指揮得團團轉。負責打光的,負責制作道具的,負責演員的……忙活了兩個月,終于拍了一部電影短片。

  據亥班弟子的話,“從來就沒有這么累過!“

  因為寒澈的要求太具體了,要在什么地方拍,拍的角度多少,說什么話,臉上表情怎樣,每一個細節不行,就要重新來過。

  楚夏對此只一個要求,“聽他的“!

  這也算了,拍來拍去,誰也不知寒澈到底要拍個什么玩意兒!

  每天到了現場,他才告訴人,今天拍什么,拍幾場。

  難怪到最后,大家都累得不行。

  殺青了,開始制作后期了,楚夏才問寒澈,“你要剪輯成什么樣子的?“

  素材很多,但是斷斷續續,想要串連起來,只能憑借一雙妙手了。很巧合的,亥班弟子婉秋,就是其中佼佼者。只有在婉秋的協助下,才能實現完美級的轉變!

  寒澈也不知道怎么表達,他的做法就是硬磨。婉秋粗剪了一遍,他一點一點的說這里不好,哪里不對……婉秋被折磨的辭職了。

  “他到底拍了什么出來啊?“

  “不知道!我根本不懂他要什么!一開始,我以為是家長里短親情劇本,主旨是一個少年的成長。結果又參雜著大量配角的修行。好,修行就修行,但他半點基礎常識不拍,拍些神神鬼鬼的東西!要是他喜歡詭異片,也行,大不了我后期制作點讓人瑟瑟發抖的音樂……“

  “然后他又改了,改成親人離世。我以為這是講情感的,剪了些情感豐沛的動情片段,他又變了!“

  婉秋攤手,“我實在沒辦法了。他的想法,和正常人不一樣。“

  楚夏也看過婉秋粗剪的版本,每一個版本都是中上,稍微精細一點,都可以作為電影節的評選影片了。而寒澈要的……說實話,她不懂。

  不懂沒關系,只要寒澈坐在他身邊,哪怕一句話不說,她也覺得心里妥帖,舒服!

  就這樣,拍攝用了兩個月,而剪輯花了半年。

  這半年中,楚夏不抱怨,每天就準時準備飯菜,一葷一素,一壺桃花釀,默默陪在寒澈身邊。寒澈剪輯他想要完成的影片,她就在一旁畫圖,畫的是星門的山水和人物。偶爾和操兮佩嘀嘀咕咕,弄些胭脂水粉。但不管她在做什么,一定呆在只要轉個頭就能看到寒澈的范圍內。

  “他變了。“

  操兮佩說道。

  “人都會變的啊。“楚夏笑笑道,拿出新調制的香水,滿足的吸一大口,“真是讓人身心愉快啊!“

  “可是他從前不是這樣的。“

  從前,寒澈跟在春熙身后,眼神可憐巴巴的,生怕被春熙拉下。小佩永遠無法忘記,春熙被被青修圣女重傷之后,渾身是血的從玄晶海走來,無力的倒下了。寒澈一瞬間撲上去——他遺忘了所有,就是沒有忘記春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的眼底有血淚,悲與痛,只有自己知道。

  “楚夏,你說忘心訣的功法這么邪乎,每修煉提高,就會遺忘一次過去。那么修煉到最后,總不能繼續忘了吧?會不會……到最后想起過去發生的事情呢?“

  “嘻嘻,這是肯定的啊!修煉到最后,他會想起所有細節。包括小時候尿床呢!“

  小佩的手頓時一抖,“那不是什么都來不及了?“

  幾轉,就是幾次遺忘。每一次的傷痛都應該在漫長的時間中化解。而暫時遺忘……到最后全部累積到一起,豈不是把人壓垮了?

  小佩不敢想象,換了自己,要怎么接受這么殘忍的事實!

  肯定瘋了!

  楚夏想了想,笑笑道,“別看每天每年發生了那么多事情,紛紛雜雜。人生可記得的,不過二三事。經歷了很多很多,其實回憶起來,也不過一瞬間,不放下又怎樣?只有那么寥寥幾個,才值得。我想寒澈,將來會明白這個道理。“

  她轉頭看向寒澈,恰巧寒澈也回眸,兩人相視一笑。

  “你不好奇寒澈到底拍的什么嗎?“

  楚夏聳肩。

  操兮佩忽然忍住了,剛剛她差點脫口而出,“若是春熙,她來調制香水,寒澈肯定跟著過來提意見了……“

  春熙和楚夏是不同的人,她之前還能在楚夏看到春熙的影子,可現在,越來越少了!

  自從妖族將“東王“春熙尸身送到星門大門前,關于楚夏的來歷,各種說法都有。只是沒人當面問她。

  估計問也沒有用,因為楚夏很有可能眨著眼,回一句“我也不知道啊!“

  她是星靈體,連發絲都是星辰之力組成的,這一點絕沒有假。那她在星門的獨特地位,就不可能動搖。

  楚夏等了許久,等別人問她的來歷。

  結果竟然沒有人問?

  那是最好了,她正好不知道怎么編瞎話呢。

  經過半年的剪輯,寒澈終于完成了他的作品。

  亥班弟子必須捧場。

  此外,楚夏還通過星辰大殿邀請了各大殿閣的人,來的自然不可能是殿主們,不過也派來執事弟子們,齊聚一堂,觀賞這部“傳奇級“的星光電影符。

  無法描述、無法形容……

  所有人看完之后,腦袋空空的出了星辰大殿。

  第二日,再次舉辦了觀影會。

  來的賓客就是重量級了,是各殿閣的殿主。

  長御景也到場了,沉默的看著這部無論質感、情節故事,還是立意,都是絕品的電影。

  電影主線很簡單,就是一個少年郎辭別了父母鄉親,踏上修行之路。他資質很高,很快進入佳境,還幫助自己的親眷也開始修行。

  可是詭異之事經常發生。

  經過一番努力調查,終于查到,是一種奇特的“氣“在糾纏。

  這股氣吞噬了很多生靈,有靈花靈草,有靈石靈器,最后連人命也吞噬了。

  少年成長為中年,一生都在和這股氣戰斗,到最后一刻,他死去了。死后,他的子子孫孫站在他的墓碑前,發誓守護這片土地的生靈,絕對不讓這看不見的敵人吞噬成功!

  “這片子起了名沒有?“

  “起了,叫魔魘!“

  星門高層們聽了,深感沉重無力。果然是魔魘!

  原來寒澈花了這么長時間,不是閑極無聊,而是想用這枚星光電影符,喚起眾人對魔魘氣的重視。別以為魔魘氣無色無形,又一時半會兒傷害不到星門,就以為長治久安了。

  若是不想辦法,魔魘氣蔓延開來,后果不堪設想!

  長御景這時才道,“我問過孤雛青修了,她們說,妖族也發生了此等事情。某些地點的妖族莫名其妙的死亡,渾身的精血都被吸空。妖神下令攻擊我們,怕是要用我星門法器來對抗。“

  “寒山國那個洞口,當年是青光前輩去的,拿的是……齊風仙尊留下的器物!為今之計,只能請齊風仙尊幫助了。“

  沒人愿意和齊風仙尊打交道。

  不過上次寒澈似乎……能和齊風仙尊正常的交談?不然她能那么痛快的離開么?

  “等等,這么危險的事情,你們想也不想的,讓別人去送死?“楚夏很不爽,想替寒澈回絕掉。

  不過寒澈好像有些把握,“我去。“

  “別!你不知道,齊淑拉很可怕的!“楚夏拉著寒澈,“她真的很可怕!“

  和主體姜瑩一樣程度的可怕啊!如果有可能,最好一輩子都遠遠避著!

  寒澈笑笑,反握住楚夏的手,“有你在,不怕。“

  呆愣了一會兒,楚夏忽然意識到,“你接受我了?“

  這一次她沒有那么大膽的表白,而是通過“細水長流“,一點點走進寒澈的生活。本來以為感情加深了,最后來一次深情告白,就像她之前演過的偶像劇一樣。

  沒想到計劃沒有變化快,居然是寒澈先表白了。

  雖然表白的非常含蓄,她也很滿足!

  她笑顏如花,緊緊握著寒澈的手不放——就知道,寒澈忘記了一切,但遇到她,還是會愛上她!

  生生世世,每一次相遇,都會愛上她!

  至于他在凡俗交往的女子……嗨,那怎么能作數呢?那時,他什么都不記得,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哇!

  ……

  齊風仙尊返回了首陽山。

  她還住在惜花祠。

  因她的復生,那些在妖族大軍肆虐下,都沒放棄周邊居民,陸陸續續都搬走了。

  璞小七、胖頭每日都過得戰戰兢兢。

  仙尊不需要食水,每日只是看著杏花,或者站在仙游山的舊址上呆呆凝望,什么都不做,可只要能感覺到她的氣息,都讓人壓抑,喘不過氣來。

  她的影響范圍,超過方圓十里。

  寒澈和楚夏的到來,沒有打擾任何生物,因為小動物早就跑光了,山中連蟲鳴都聽不到了。

  “寒澈,你覺得齊淑拉會答應星門的條件么?“

  “不知道。但是不會反對的。“

  楚夏眨眼,“這你也能猜到?讓我想想,婉秋她們說,我召喚你回來后昏迷了,是你跟齊淑拉說了什么,她才走了。你到底和她說了什么啊!“

  “哦,我說了,一報還一報,昨日的因,今日的果。天理循環。“

  楚夏聽得不明不白,“你和齊淑拉,能有什么因果?“

  沒等她繼續追問,齊淑拉的氣息已經撲面而來。

  比半年前她剛剛蘇醒那會兒,更具有威壓了。

  若不是寒澈修為突飛猛進,若非楚夏是星靈體,只怕早就受不住了。

  “仙尊,這是晚輩煉制的星光電影符箓,若是有閑暇,請您觀看。“

  電影短片放完,齊淑拉蒼白的面容,黑眸中一片深沉如海,看不出任何喜怒。

  “仙尊應是早有預料。當年曾留給青光前輩一個寶盒。如今那泄露的魔魘氣洞口,越發大了,而且妖族和魔域相連之地,也出現了魔魘氣肆虐的情況。這樣下去,南域北域遭受魔魘侵襲,也是遲早的事情。“

  “仙尊在這片土地生活多年,想來不愿意看到這片土地淪為魔魘棲息地吧?“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