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天錄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老話

作者:羽文到書名:生天錄 類別:都市言情更新時間:2017/08/30 14:24:11字數:4507
  那門衛肯定的點了點頭,心道:“那樣的話,其實對于我來說就是莫大的打擊了。因為,雖然說這個人不是我,但是,其實也是我。只不過,我現在覺得不痛不癢罷了。一旦時間到了那個時期的話,那么,倒霉的人其實還是我自己啊。

  換句話說,想要改變這種不利的局面,我只有想辦法不要讓別人輕易改變自己的過去比較好。沒錯。如果d回到了比我現在的時代更早的過去,去改變了的話,那么,也就不存在我這個b了。

  等于是變相的將我自己害死了。雖然說,也有可能讓我繼續存活,比如說只是讓我的生活環境發生了改變,或者家庭條件發生了變化,但是,只要是有變化那都是不確定的東西。而只要不確定的話,都會覺得很奇怪。

  而只要是奇怪的東西,其實都是很危險的。只要危險的話,那都是不可取的。這是絕對不可能會被其他人原諒和接受的。大家如果輕易就接受或者原諒的話,那也就不是人類了。我自己也是這個樣子的。如果我輕易就接受自己的話,那就實在是太奇怪了。

  而只要我自己無法接受自己的話,那么,我就不能夠讓d做出這么危險的決定。而只要d不做出危險的決定,他也就不可能會想到用回到過去的方法來把信息通知給我。但是,如果他不這么做的話,他就真的沒有辦法通知我信息啊。

  換句話說,我如果讓他不通知我的話,也就意味著,他就無法信息給我。他無法把信息給我的話,就會容易產生誤會啊。因為,他并不知道我讓他不要這么做的真正理由。我也不可能告訴他。

  如果真的告訴了他的話,他不這么做的話,那就是白癡了。他一定會這么做的。因為,只有這樣的話,他才可以掌握主動啊。甚至,他還可以利用這件事情威脅我。雖然說,這樣的威脅其實沒什么用,但是,總比不能威脅要更好一些。

  至少,他的心里會覺得受到了安慰。還有一點必須搞清楚,弄明白,這可不是輕易就可以解決的事情。我如果真的不讓他這么做的話,對我自己來說與很大的損失,我可不想再改變過去,弄出一個f來了。

  現在已經有d這個麻煩的家伙了。當初要搞定的時候,我可是花費了很多的時間和心思。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最好將這個d搞定最好。如此一來,我也只要搞定兩個人,憑借我自己一個人的實力,要控制兩個人還是可以的。

  若是再加上一個f的話,那就有些應付不過來了。因為,我一共就只有兩只手啊。我的大腦也只有左右之分啊。如果有三個腦子的話,那我或許還可以輕易的應付,只可惜沒有啊,我也不可能會有。

  真有三個腦子,肯定會內訌的。也就是說,我不能夠讓d用回到過去的方法把彩票信息告訴我。但是,我可以用別的方法。或者說,我可以……不行。絕對不行。除了那個方法之外,我想不到有什么別的方法可以把未來的信息傳遞給我了。

  不過,我不知道方法的話,不代表我就不可以做什么呀?對。就是這個道理。現在就是這樣的,如果想要讓人理解或者明白的話,只有想盡辦法讓別人相信我的實力才行。而要讓對方相信我的話,其實只有一個辦法,那就假裝。

  對啊。啊。我終于知道了。只要我隨便說一個方法就可以了。反正d也不知道這個方法是真的還是假的。關鍵是他要付諸于行動。而只要他付諸于行動,也就表示他真的已經相信我了,并且真心誠意的可以跟我配合。

  而只要他這么做了,那我收不到彩票信息也是沒有關系的。因為,這表示我已經可以開始控制他了。只是,我控制他的難度要高一些。因為,他和有著本質的不同。他不會像是那樣真的去改變過去。

  他只是配合他而已。那么,在這種情況下,要改變現在的處境,我只有讓他也收獲一些好的東西,他才會真的來幫助我。但是,我要做什么東西可以讓他覺得我已經收到了他的彩票了呢?

  如果按照邏輯的話,他應該是會立刻變得很有錢很有錢才行。這樣的話,才符合我們的形式規律,也和符合實際啊。如果他的周圍一點改變都沒有的話,他也就會懷疑我了。那么,我也就很難讓他回到更早的年代,讓他在不破壞我生活的情況下,改變我的人生了。

  只有這樣的改變才是最最安全的。因為,不會導致胡亂的改變,而讓我的性格出現變異。只要我的性格沒有變異的話,那么,我還是b,我的興趣依舊不會改變。只要不改變的話,那么這比什么都重要。

  比如說現在的處境。實在是太危險了。完全已經影響到我追逐石海大人的腳步了。他在我遇險的過程中,說不定又經歷了精彩的事情成為了歷史。如果我無法及時的把這些事情給找到,并且記錄下來,然后再仔細分析透徹的話,那我也就沒有資格做他的第一粉絲了。

  只是,要怎么做才可以讓d知道我已經收到了彩票,之所以他d沒有變成富豪是另有原因呢?可是,這個事情要說起來很容易,只要我讓他相信才行。但是,具體應該怎么做呢?這才是最困難的地方啊。非但是非常困難,還非常非常的難辦。

  首先,我就要想到讓他理解我的辦法。這個要讓他理解倒是不難,我可以把我現在所有的積蓄拿出來,然后選擇一個坑洞,埋起來,然后,再寫上標記,再將藏寶圖藏在自己的家里。這樣的話,d也可以就看到了。

  只要他發現了紙條,那也就意味著他會發現所謂的寶藏。只不過,那些錢真正用到未來的話,作用應該是微乎其微的。原來如此。我可以欺騙他啊。反正他沒有我的記憶,他也不可能真的來到我的時代調查一番。

  因為,這其實是非常危險的行為。他是可以回到過去。但是,他其實也是過去的無數巧合和必然形成的性格。也就是說,他之所以會出現,而不是我,這是因為他自己的存在也完全依賴于過去。

  如果他來到過去改變太多的話,那么,他自己能不能夠存在可能都會是個迷。而這個迷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無法解決的話,一切都不好說。但是,如果輕易就解決了。那么,反倒是可以好好的利用一番了。

  甚至可以這么說,他其實心里比我更加的畏懼來到過去。這也不意味著,他其實更加的害怕來到我的時代,之所以會來也是迫不得已,但他來了之后,就像是小偷一樣,不會輕易見人的。

  要見人的話,也最多和我見面而已。比如現在的處境,他是不可能會來到這個時間點的。如果他來到這個時間點的話,那就很有趣了。或者說,如果他來到了這個時間點,那么,他就會變得相當的奇怪。

  從此之后,他會什么也做不來,也什么也做不好。只不過,他做不做得好,和做不做的對,卻是完全相反的兩件事情。我只要隨隨便便編造一個謊言,說過去這么多錢其實已經是富翁了。你可千萬不要小看這筆錢。

  因為,過去的東西都是相當相當便宜的。遠遠不是你那個年代的人可以想象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即便是埋藏的錢很少很少,他也不會有任何的懷疑。可是,這樣就真的可行了嗎?

  為什么我的心里始終會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喝水突然間嗆到了,吃飯突然間噎到了。總而言之,非常的難受,但是,一時半會似乎也找不到解決的辦法。可又非常的緊急,如果不采取緊急措施,甚至可能會有性命危險。

  難道說我的計劃不夠周密?在推斷方面出了什么問題?應該不會啊。按理說,我推斷自己的這部分是不會有差錯了。如果是推斷石海大人的歷史的話,那還有可能發生。畢竟石海大人不是我本人,我無法理解他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我只有反復的去接近他的想法才行。這樣的話,才可能得到真正的真相。但是,如果不這么做的話,我自己又會有很多很多的麻煩。這就很累人了。讓我想想應該是哪里出了問題。等等。我似乎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不只是事情那么簡單。

  對啊。我似乎還想到了一個可怕的事情,這個事情如果無法解決的話,我肯定會遭遇到大危機的。那就是我自己啊。雖然說,d和我是一個人,但是,我自己就真的了解自己了嗎?未必。因為,有句老話說得好。

  了解別人很容易,但是了解自己很難。這是很有道理的。因為,有些時候,我們不只是一個人格。對了。我曾經就遇到過這樣的事情。我想起來了一個更重要的事情。就在昨天,也就是晚上睡覺的時候,我明明記得自己發過照片給我的朋友。

  當時,我還和那個朋友聊天呢。我記得很清楚的,但奇怪的是,當今天早上有個人問我要照片,也想分享看看的時候,我卻拿不出來了。這太奇怪了。或者說,這不是奇怪不奇怪的問題,而是不正常了。

  如果正常的話,是絕對不會這樣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有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呢?我想不明白。太不可思議了。或者說,這個事情太難以決斷了。讓我想想看,肯定事情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和困難。

  如果和想象中一樣困難的話,那一切問題都會變得很麻煩的。只是,這個麻煩到底是什么呢?奇怪。太奇怪了。我一定要弄清楚弄明白,要不然的話,根本就說不過去了。很多問題都集中在這里的話,會讓我很困擾的。

  為什么會有這么奇怪的事情?按理說,我自己發送的照片,應該會找得到記錄才對。可是,最奇怪的就是我竟然找不到發送記錄了。然后,那個當初看我照片的人卻又完全認同我的話。

  也就是說,他已經成名當初是看過我的照片的,這件事情就很奇怪了。我的照片到底去哪了?如果真的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那么,當我今天早上去找那個人確認的時候,肯定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應該拒絕我才對,或者他應該說,沒有啊,完全沒有這樣的事情,你應該是在做夢吧?但是,他卻沒有這么說啊。他說的是,有啊,你是給我看了啊。怎么了?那張照片很不錯。話說,你還帶在身上嗎?帶的話,再給我看看唄。

  這就很奇怪了。明明是我自己的照片,我卻發現不見了。到底是怎么不見的?丟掉了?不可能。我給那個人看的照片又不是真正的膠卷沖洗出來的照片。我給那個人看的照片是激光形態的啊。

  也就是說,那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丟掉的。如果真的不見了,那就只有一種可能性,這個照片給刪除了。可是,真要是刪除的話,情況卻又和現在的情況不對啊。如果真的刪除了,我的通訊器上應該會有記錄才對。

  這是現在每一個通訊器都會有的功能,而且,這個記錄是無法刪除的。換句話說,如果我真的這么做了,那照片刪除記錄肯定在,只要記錄在,那就可以證明一點,我一定是在什么時候自己把那照片給刪除掉了,只不過,我自己忘記了。

  而正是因為我自己給忘記了。所以的話,看了記錄的話,我至少可以心里放心啊。即便是我心里依舊是對這件事情覺得很不可思議,沒有想起來也沒有關系,但是現在都問題卻是,連記錄也都沒有。那照片真的不見了。這就詭異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福彩3d正版藏机诗字谜